糖船被劫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4192 字 | 编辑本页

裴秀莉又来布菜,“这是鹅肝膏。”她说:“这葡萄酒,是吴公子送的呢。他们的事情,老爷您费心为他们筹划一下如何?”说着抛了个媚眼,借着奉酒,半边身子都依偎在郭逸身上。

吴、董二人一看,不由得心中大喜,想不到这位裴姑娘居然肯如此出力,果然是言而有信的人!有她出头,这事情八成有戏!

郭逸的身子,却已经麻了半边。虽然知道是演戏,心里也叫苦不迭。还得做出一副享受的模样,道:“好说!好说,两位既然看重兄弟,自然要为二位好好的谋划一番。”

“费心!有劳!”

郭逸向两人说道:“我有句话想动问。”

“好,好。请说。”

“承两位看得起,我不敢不尽心。不过先想请问两位,款子有多少。要把这笔款子用出去,总有个打算,是一二个月就要能还本,还是一年半载也无碍?收益想要多少?总要先拿个大主意,我才好措手。”

吴芝香向董季重看了一下,以眼色征询意见。

“紫炎兄,”董季重说,“银子不多,我有五万,吴兄也有三万多。合起来不过八九万的数字。银子不便久搁置,须得周转的快些才好。”

小十万的银子,还说数目不大,好阔的口气。这官场之富,真是骇人听闻了。郭逸心想,难怪大明要亡。

他点点头:“两位的心思,我是明白的。原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为商最重信义,如今紫珍斋出的各色澳洲货物,统归高老爷代销,我也不便出尔反尔,擅自向两位放货,不然这商场上,我郭某人的信用,可就荡然无存了。”

“这个,还请紫炎兄帮忙!”吴芝香赶紧相求。

帮忙,我凭什么帮你。郭逸心道纨绔就是纨绔,连这些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知道。不过,纨绔虽然不通人情世故,但是有钱。现在要用他们的钱,所谓“帮忙”也是帮自己。

“我有另一条发财的门道,不知道两位可有兴趣?”

“愿闻其详!”两人顿时都来了兴趣。

“两位可知道糖?”

“知道,知道,”董季重连连点头,“糖是一笔大买卖!”他虽然不做海贸,但在广州耳熏目染,知道糖是极好卖的洋庄货,不管东洋西洋,都抢着要。

“在澳洲,糖也十分的好卖。所以说,最近一二个月里,我都要在广东收糖,收到了糖,装船运回去,就是银子。二位可有兴趣在里面投一股?”

他不说拆借,一则拆借要付的利息极高,二来刚才他们都说了,对放高利贷有很大的顾虑,所以只说请他们来参一股。

吴芝香不假思索:“好,好,只是不知道收益几何?”

“不好说,不过每年的惯例,一两银子下去,二分的回报总是有的。”

“要多久?时间耽搁的太久可不行。”董季重插嘴道。

郭逸点头:“当然!若是要一年半载的才能回本取息,两位直接存在大字号的柜上就是了。我这买卖,三个月里就见分晓。”

其实连一个月都用不着,郭逸自己已经计算过,一船糖从徐闻运出来,到广州脱手,最快只要十天就行了。三个月总付二分的利息,利亦很重,但是比起拆借的利息,却低得多。何况这三个月里,钱还可以再过一二次手,等于是翻了三倍在用。

心事被人拆穿,董季重脸色有些发红,忙道:“不是这个意思!紫炎兄这么帮衬兄弟!兄弟怎么敢争多嫌少,只是有些不便的事情在内……”为了表示自己不是胡说,扭扭捏捏的透出些许消息来,说这些银子有一部分是“暂借的公费”,在手里不便久留。郭逸想,他爹一个副将能有多少公费,这笔钱恐怕就是饷银而已。

“没事,没事,都是自家兄弟!”郭逸做出一副够朋友的模样,“来,来,喝酒!”

“既已说定,不知道把银子送到何处收纳?”董季重急着敲定此事,“我马上写个片子,叫人回去提了立刻送到府上……”

“不用,”郭逸断然道,“既然要一起合伙,第一讲究信用,第二讲究手续。你们两位的款子,到时候我自会叫起威镖局的人来收。二位和门上人、账房交代一声就可以。我这里关照紫珍斋立折子奉上,注明三个月,计息二分。若是行情好,再按股本奉上花红,这可使得?”

“使得,使得!”这番话说得二人连连点头,觉得这郭东主说话做事既漂亮又可靠。对他又多了几分亲近之心。大事一定,心情自然松快,接下来的酒自然越喝越顺,郭逸也乘机打听了不少官面上的消息。

最关心的,自然是广东方面对临高的态度,广东的官场上,刘香、诸彩老等人的动向,远比临高被人关注的多,董季重甚至没听说过有这事——临高是报过匪情,但是这年月报匪情的州县多如牛毛,临高县城如今还在官府手里,自然也就无人在意了。

至于北京城里,崇祯“拨乱反正”,收拾魏忠贤余党的事情还忙不过来——最近已经是第三次斥责阁臣们清算“逆党”不力了。眼看着今年的南、北两京的“京察”必然会有一番大动作,清理魏忠贤的“逆党”,所以官场上的气氛是颇为紧张的。当初的反魏的官吏们,这次自然要趁势上位;当初暗中勾搭的,要考虑如何多方打点,以便脱罪,最好还能保住自己的官位;骑墙派,则要钻营当朝的新贵,更进层楼……整个朝廷和官场,如群峰熙熙,没个安稳。

这和郭逸从朝报上得来的消息大体是不差的。既然北京和广东方向都无人注意,那么临高的建设还能获得一个相对平稳的缓冲时期。这个消息,要尽快通知执委会。

酒吃到下午三点才尽欢而散,郭逸和 PEPI 交代了几句要紧的话,特别是要她注意最近来紫明楼的人中间有没有人在提及糖的事情的,有要紧的消息,要及时的派人过来通报。

穿越集团在雷州和海义堂的对雷州糖的控制权,势必要分出个高下来。按郭逸的看法,海义堂再强,也斗不过穿越集团这条强龙,就算不动用执委会的特种部队,光凭广州这边的运作,海义堂在这次收糖大战中是必输无疑的——今天成功的拉到两笔头寸之后他愈发坚定了这样的信念。

现在在款子上面穿越集团已经是稳操胜券,恐怕海义堂是料不到穿越者有本事这么快的就搞到十几万的银子,以后几天应该还会有更多的头寸可以调集——PEPI 说了,吴、董二人之外,类似的官宦人家的大少还有好几位,多不敢说,再调集四五万银子是没问题。二十万两的数字,足以打得海义堂爬不起身来。

中国向来被人称白银的黑洞,广州恐怕就是囤积白银最多的地方了,说是银根紧,其实手里有大笔现款的人有的是!只是得想法把他们的都给挖出来。

过去他只觉得穿越集团有了高家这条线,银钱方面根本不成问题,但是这次在糖业上面小试身手,才发现离“银根充裕”这四个字还查得老远。长远看来,多方的筹措资金才是要事。一路都动着如何更多的筹措资金,把生意进一步的做大的脑筋。

正在轿中沉思,忽然轿子停了,跟班来报:“老爷,起威孙掌柜的人来请安,请您即刻到镖局去一次。”

“什么事?”郭逸张口一问,发觉自己冒失了,来人只是个信使,能知道什么?孙掌柜多半是有重要的消息,非得当面禀告,在惠福街找不到他的人,知道他到了紫明楼,才派人在半路上寻他的。

“去起威!”

轿帘一下,即刻往起威镖局的方向而去。心里却有些七上八下。虽然这次雷州的事情他早有了九成九的把握,但是越到最后关头,就越不能出问题。此战的关键,就是广州的糖价,按照最近的行情来说,价钱是在节节上攀,已经到了三两九钱二分上。他已经从华南方面知道,按照当地人的说法,雷州今年的糖产量是“中平”,也就是一般的水准,但是中国出糖的地方不止雷州一处,尽在咫尺的福建也出糖,当地的行情他还一无所知,万一糖大批到货,价钱一跌,大笔高利借来的头寸就会变成一剂毒药!

这个节骨眼上,最怕遇到意外。郭逸已经关照孙可成,最近各地的分号、外柜要三日一报,如果遇到糖货过境,要设法打听糖的产地和产量,准备运销何处?要多让镖师下茶馆,为得就是在这些地方获取有用的消息——哪怕只言片语,有时候也是极其关键的。

轿子到得起威,不入大门,他是这里的股东,又是掌柜的密友,三五天总要来一次,算是熟得不能再熟的客人了。所以轿子直从旁门进去,索性歇在花厅边上。

孙可成已经在滴水檐下等候了,这倒不是他客气,而是事情紧急,他得赶快告诉郭逸才行。

“郭东主,出事了!”

劈头盖脸就是这话,显见事情紧急。郭逸一点头:“里头说。”

孙可成这才意识到在院子里谈话不妥,赶紧把他让进花厅,进了一侧的阁子。这里是他们密谈事情的所在。

“昨天有一条糖船在海上被人劫了!”

郭逸一阵心紧,不会是登瀛洲号吧?这船可是一宝贝疙瘩。转念一想,登瀛洲是从雷州运了一船糖来,前天才装满了烟煤往临高去了,现在应该还在路上,所以无论如何不可能是它。

“是广丙!”

广丙是一条双桅广船,载重 100 多吨,是高广船行专做沿海货运的船只。

所谓高广船行,是广州站为了弥补临高的水上运力不足,在当地与起威镖局合办的一家货运船行。所用的都是就地购买来的小型沿海货船,水手也都是本地雇用的。船行由广州站负责经营,不属于海上力量部管辖。唯一的业务就是跑临高-广州航线。

因为业务繁忙,船队扩充的很快,现在已经拥有了六艘双桅船,用广字起头,按天干排序,从广甲开始,一直到广庚号。担负了一多半向临高运输各种资材的任务。

原本高广的船,从临高返程大多是空载——所谓的“澳洲货”量少价值高,为了安全起见一直是用海上力量部的登瀛洲号运输的。眼下华南厂的砂糖积压,广州也急于回笼资金,双方商讨下来,决定用高广船行从临高回程时候的空船顺路装载砂糖回来。是件即方便又有利的事情,哪晓得会出这样的事情!

因为海面不太平靖,船行的船上虽然没有火炮,但是水手都配有刀枪和火绳枪用来自卫,还配有专门走海路的镖师压阵,航线基本不出外洋,只在内洋航行,这样虽然路程稍远,但是要安全些,所以船跑了几个月,还从没出过什么事情——怎么一装糖就出事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把经过说说。”

孙可成小声说。“船回来了,但是死了五个人。”

“船还能不能再用?”问了这话他不由得后悔,部属的死伤情况不问先问船只好坏,未免太过寒人心。急忙又补充了一句,“可有伤员?”

“船在码头上,正寻人去修理,有些小损伤,不过没有大碍!”孙可成说,“水手都在在高广客栈休息,有人受伤了,正请大夫!”

“船大老无碍吧?镖师们呢?”

“听说是受了伤,不过不碍事。倒是镖师死了二个!”孙可成一阵黯然,“都是一起共事好些年的老兄弟了,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

镖局死人虽然不算罕见,但是这二个都是常年共事的老人,和最近新进的人在情分上自然是不同的。

“人死不能复生,我这里一定厚加抚恤!”郭逸赶紧拍胸脯,“先给每位的遗属送二百两银子奠仪,抚恤的事情,你先帮我看着,到时候一起商量——不要怕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