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港风云——到鸿基去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4162 字 | 编辑本页

忽视归忽视,买卖却是可以谈的:对方对他运来的一千石糖非常有兴趣,虽然拿不出这许多现银,但是用大米交换的条件是一拍即合的。

“每石糖 8 个西班牙银洋。”管家开出了价格。

常师德勃然大怒,当我们是凯子是怎么的?市场上最低价钱明明是七两银子一石,每石 8 个西班牙银洋,合成现银才不过……不过……他飞快的计算了下,“才五两!”

赶紧摇头说太低了,比市场上的行情低的太多。张大疤拉对那管家又嘀嘀咕咕了一阵,只见管家微微一笑,开始说话,张大疤拉翻译了过来:

“这里只有我们老爷能够拿出你需要的足够数量的米和银子来现款收买你的糖,不然你可以卖给码头上的大明商人,明年这个时候再来拿钱。或许——”张大疤拉迟疑了一下才翻译出来,“你可以在码头上等待其他更慷慨的主顾,只是这里的天气很热……”

常师德气血上涌,很想动手一枪毙了这个奸商,但是看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只好按捺住心头的怒火,忽然对语文课本里的《多收了三五斗》有了切身的体会。他对张大疤拉说:“和他商量商量,能不能再加一二块钱?”要是加到 10 块银元的话,也有七两了,虽然没到最好的价格,但是也算是能接受了。

奸商连连摇头:“一块钱也不能加了。这样以后把米运到码头的费用,算是由我们庄子来出。”

常师德开始说服他,说和他做买卖绝对是有赚的,因为他有的是各种新奇的货物,能够大赚特赚——恨不得哪里找一面镜子出来给他看看,希望他秉承长期合作的原则,适当的把价钱再提升一下云云,反正就是贩卖那套“双赢”理论,没想到这奸商管家居然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冲着张大疤拉高声说了几句,闹得张大疤拉也一脸不快,只好对他说:

“说要么就按这行情成交,不然他就不奉陪了。”

最后,常师德终于屈服了,一千石糖以每石八银元成交,8000 元货款里武玉甲这边向他支付 1200 西班牙银元,其他货款以每石五钱的价格折算成糙米。常师德稍计算了一下,他大约可以获得九千七百石米!折合下来是九百多吨——相形之下一个临高县的正赋才八千石不到。这农业生产率的差异也太大了!

虽然吃了个小亏,但是想到运到广州去卖,英国人的收购价也才三两八钱,怎么说他都是赚多了,这稍许是个安慰,再说这批米运到雷州的话,按照行情就是二万两银子。一进一出,利润还是相当可观的。这让他想起来当年玩大航海时代在雅典和伊斯坦布尔之间倒卖美术品和绒毯的日子。

大鲸号虽然载货能力优于其他船,但是满载也只能装载三百吨而已,何况贝凯还得去找鸿基煤矿。所以一应粮食暂时先存在本地的粮栈里,等下次来船的时候再装运。

贝凯知道此地离鸿基不算远,说不定这大地主知道哪里有露天煤矿,便让张大疤拉问当地有没有露出在地面的煤?

管家听了,慢慢地点点头,道:“听说过,在锦普那边,不过都是山。”

贝凯来了兴趣,忙问:“锦普在哪里?”

管家翻了翻眼皮,大约觉得这又黑又瘦,貌不惊人的小个子不是大明商人,乃是一“越奸”,满面不屑一顾的神情,对着张大疤拉说了几句什么。张大疤拉满面苦笑,同情地看了眼贝凯——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话。

最后还是常师德又问了一次,这管家才答了话:

“离这里不远,沿海岸线往南走,坐船的话,一天就能到。”管家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情,“这黑石头有什么稀罕的?烧火的话要烧柴或者木炭,庄子上都有。多不敢说,掌柜的要个一二百石的,立刻就有。”

常师德本来还想问问细节,不然能请个向导也好,但是管家见他们不想买柴炭,大剌剌地站起身的出去了,家仆们便来“送客”。一行人就这么被赶了出来。

事是办下来了,获利也还不错,但是整个事情怎么想怎么别扭。不管是常师德还是贝凯,乃至张大疤拉,都觉得很不爽。

“以后我要在这里当无恶不作,欺男霸女的北圻总督!”贝凯咬牙切齿道。

“到时候先灭了这家汉奸!”常师德平素最恨随便叫人汉奸,但是此时此刻的民族主义情绪大爆发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汉奸!”

张大疤拉也骂道:“武玉清这厮如今架子好大!手下一个奴才就这么无礼!当年我们大帮到这里,这老小子屁颠屁颠的到码头上迎接,酒肉女人样样不缺。还送了我一个女人呢!”言下颇有脱毛凤凰不如鸡之感。

常师德问:“你们大帮还到过越南?”

“到过,帮他们打仗,据说是打一个叫阮潢的什么广南王。不过送来的女人还真是不错——”在张大疤拉的心理,这些事显然不如女人来得有回味。

回到船上,大家休息了一天,等武家庄园的人来卸了货,才继续开船往南面走。

张大疤拉熟悉海路,虽然锦普在哪里不知道,但是他这些年来越南沿海到过不少次,在夏龙湾沿岸的确有不少地方露天就能挖出煤来,但是从来就没有人在这里开采买卖的。既然澳洲商人们这么喜欢这黑石头,他引着去找就是了。事成之后,赏钱总是少不了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常师德醒来,感觉船已经停了。从艉楼的窗户望出去,常师德发现自己身处一处梦幻般的奇景之中。数以百计形状奇特的青翠小山布满海面,雾气在天空飞翔的小鸟和岛屿之间飘过。

“靠,太漂亮了!”常师德知道这肯定是在下龙湾了,正准备上甲板去看看,阿秀进来了。端着脸盆、口杯和漱口盂。

“老爷,请盥洗吧。”

“什么时候停船的?”常师德问。

“主人,停船好一会儿了。”阿秀把挤好牙膏的牙刷上递给他,同时给了一个妩媚的笑容。这些日子主人临幸她的次数远比阿紫和阿碧多,令她认为自己在这位老爷身边的行情看涨,另外两个女奴对她的态度也恭顺起来。这次又专门带她出门,她觉得自己能更进一步的可能性更大了。当然阿秀自知是不能当女主人的,但是做个侍妾还是很有可能的。所以对常师德的服侍益发细致。

常师德盥洗完毕,走到甲板上,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他看了下手表,还不到早晨 6 点。空气微微带些咸味,清新的让人陶醉。

海面上,远远近近的都是些石灰岩质地的小山,都是些奇形怪状的青石山,很象广西桂林、阳朔一带的石山。这些从翠蓝色的大海里突出的山峰,形象各具,千姿百态,上面植被茂密,鸟群不时的起落。海面上是突出的山,海面上是山的倒影,春天清晨蔚蓝的近乎透明的天空倒影在海上。每座山就好笑空寻在蓝色的透明的无穷的幻境里。阳光投射在荡漾的海面上,千变万化,五色缤纷。远处有一些挂着赭色双帆的渔船,从山峡之间驶出来,飘荡在青山碧海之中,一转眼之间,又隐入了山影之中。扑朔迷离,如梦如幻。

“这是好地方啊,”常师德愈发肯定了,因为眼前的景象和他看过的下龙湾的旅游风光片很相似,他过去对越南妹子也有过很多的想法,现在看了这美景,对妹子的想法又出来了。“要在这里造个海滨别墅,让几百个,不几十个越南妹子脱光了在沙滩上一躺……”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见贝凯也在甲板上,贝凯上船之后一直跟着张大疤拉学越南话。难道他是准备在这里当越南地主了?常师德对他的学习热情感到奇怪。

张大疤拉穿得厚厚实实地坐在舵轮旁,鼓鼓囊囊的,一点都不象个豪迈的海盗的模样,倒像个忆苦思甜的老贫下中农的模样。

看到常师德上来了,张大疤拉介绍说出煤的地方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登陆上去,就能从当地乡民手里买到煤。

“买到煤?就没人上去开矿?”

“常东家,这黑煤又不是什么稀罕物,广东也买得到,谁吃饱了没事干跑这里来买煤。再说了,除了打铁的人家要用,一般人家烧柴都用不完,何必用这个又黑又脏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常师德想没有需求自然也就没有开发了。可惜了这里 200 亿吨的优质无烟煤了。

在张大疤拉的指引下,船停泊到了一处荒芜的港汊里,浅吃水船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用不着放下小艇,一条跳板就能登陆了。

常师德等人换上了明人的衣装,在张大疤拉的带路下上岸了,此地是丘陵,地面不平坦,植被也不太茂密。据说张大疤拉说,这里因为土层很薄,在煤田上种地收成不怎么样,除了渔民之外,很少有人在这里定居。

文总给常师德的指示是“先搞贸易,打通了渠道再设法搞煤矿”,但是此地人生地不熟,连个活人都找不到,做买卖的都没人问津。

带着人深入了内陆走了几公里,没见到几个人,有时候刚见到人影,就一溜烟的跑掉了,速度比猴子还快。

贝凯拿着地图和指北针不断的判读着四周的景物和地形,指点着前进的方向。

贝凯寻找的,是一座叫做“诗山”的石头山,它位于一个突入海中的半岛上,状似猫耳,据说越南的所谓“真祖皇帝”曾经在这山上题过诗,后来许多越南的“名士”“豪杰”也跟着在这山上题诗,就得了这个号。

“什么诗山,就叫猫耳山好了,多形象!”常师德听了他的解说不以为然。

猫耳山很快就在指北针和地图的指引下找到了,它的标高有 400 多米,在一堆小山丘中非常的显眼。另外一个时空的鸿基煤矿总公司就环绕在这座山的脚下依海滨建造。整个鸿基市在法国人刚刚撤退的时候,东西长二公里,居民有三万人。是很有规模的一座矿业城市。

此时此地,这里什么也没有。唯有草木在海风中瑟瑟起舞。鸿基有天然港口。这也是它能够成为煤矿总公司所在地的原因。

“太荒凉了。”常师德嘀咕了一声,这地方要挖煤倒是方便,可是一穷二白,谁来当矿工呢?

“这里能挖煤了吗?”常师德说。

“还不行,”贝凯说,“大露天矿区有三四个。不知道这里是不是锦普矿区,这是唯一个靠海的露天矿。”

“小型的露天矿应该也有吧。”

“应该有吧。”贝凯不大有信心,他是半路出家的勘探队员,“可惜崔队长去田独考察了,不然他来肯定准。”

贝凯自然还是老一套的做法——打探坑。战士们开始在这片丘陵地带划线干活了,不知道是因为海风常年的吹袭还是这里的土层的确贫瘠,这里没有什么大的乔木,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昨天去过的海阳内陆的生机勃勃,春意盎然完全不同。这为他们的探矿工作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根据资料,鸿基煤矿公司总部所在地是没有矿坑的,所以贝凯选择的试挖点深入内陆差不多 2 公里,已经完全在丘陵的坡地上了

贝凯选择了一个小丘作为标准点,按照 15 米一个布点,对小丘周围 1500 米范围的丘陵地带进行了划分,然后 3 个人一组,在这 8 个小组对 100 个布点的位置开始了工作,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挖探坑。

探坑的要求是 3 米深,鸿基以大露天矿著称,而且煤矿分步大而集中,但是露出地面的露天矿区只有三四个,猫耳山这里并不是露天带,能不能找到小型的露天矿只能碰碰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