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污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4159 字 | 编辑本页

女仆慌张的跑进来,锃亮的头皮在烛光下熠熠生辉,但这对已经半年没有女人,全身充满了性激素的常师德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一把搂住开始拉扯阿秀的衣服,好在这衣服只是用一根腰带固定而已。带子一拉掉衣服就掉了下来。里面自然也没有内衣之类的玩意。常师德上下其手,大过手瘾。阿秀显然不是没经验的处女,很快就在主人的挑逗下喘息连连,瘫在床上,常师德立刻提枪上马,期望讨好主人的阿秀扭动着身子竭力的逢迎着需求,不时的发出呻吟渲染气氛。常师德毕竟是久旷之夫,没多久就缴枪投降了,七八个月在他体内积攒的无穷能量开始爆发了!不过二三分钟,回复率 120%!立刻提枪再战。一来二去,阿秀开始体力不支,见身下婉转承欢的女人动静越来越小,意犹未尽的常师德才算发泄了事。阿秀虽然浑身酸软,还是勉力支撑起身体,从外间取来水帮他清洁身体,自己又收拾了一番才退了出去。

老式的房子隔音不怎么好,这番动静顿时闹得全院的男人个个失眠。年轻点的小伙子更是气血翻腾,闹得周士翟不得不几次叫李标回来睡觉,不要在院子里乱跑了。

“这才象个男人过的日子。” 常师德瘫软在床上,身体觉得腾云驾雾般的舒畅,满意的想:“有空应该给这个女人教她几招新玩意,特别是新的体位。还有就是搞几件性感内衣什么的,这么全真空的未免乏味,乳房也会下垂的。至于另外两个得收用了适当的调教下。以后再扩大下女人的规模,添几个新人——要能添几个大洋马就好了……”

第二天早晨,常师德很早就醒来,觉得天空从来没有这样的晴朗,空气也从来没这么清新。站在廊檐下,见谁走过都热情洋溢的打招呼,感觉浑身都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老文啊,你怎么眼圈都黑了?”看着打着哈欠走过准备去糖厂上班的文同,常师德问。

“你昨晚鬼哭狼嚎的,我怎么睡得着。”文同意见很大。

“知道,知道,”常师德诚恳道歉,“老文,晚上要不要叫阿朱来伺候……”

“我哪有这力气。”文同其实早有此意,嘴里敷衍着,赶紧溜走了。

文同到了糖厂的办公室。看着各地甘蔗庄送来的报告,为了看明白古人写得歪歪扭扭,读起来也不大通顺的古白话文,文同只好让文清来帮办事务。缺乏干部成了他们最为头疼的事情,常师德对各庄的村委会干部都不甚满意。

汇总各地来的报告来看,地里的甘蔗已经收割大半,赤砂糖熬制也在顺利进行。但是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当地主还是相当有难度的。从这一个多月的情况来看,文同心中隐约觉得有些不妙。一开始本地一家糖寮的管事人就不断禀报,说煮糖师傅手艺不精,每天都要折损甘蔗汁若干,倾倒若干,数字之大,将近占到每天榨汁量的五分之一。文同知道即使师傅手艺再差,也断然不至如此。着镖局的人暗中调查,发觉管事人和煮糖师傅联手作弊,每天都要侵吞一二十公斤的赤砂糖。让他为之气结。文同知道这种事情不大会是个别现象,马上知会廖大化,要他分拨精明干练的镖师去暗访。结果不出所料这种作弊活动除了华南糖厂之外几乎各处都有,无非数字大小问题,连刚刚从广州送来的契约奴移民也参加了这一活动,他们插手不到糖寮的制造,但是在甘蔗上却可以作弊,一家庄子上的村长、副村长、民兵队长,三人联手,一起倒卖甘蔗,每亩差 7000 多标准斤的产量,只报不到 5000 斤。

这样下去,事态就严重了。贪婪是一种传染病,只要不赶快治,很快就会陷入狂潮之中。上面大偷,下面小偷,不敢偷的就怠工。人心一散,这糖业公司没做大就会被蛀虫们蛀空。文同原本打算第一年不搞制度性的变革,下面纵然有些弊端也睁一眼闭一眼。先抓糖业,等榨季过去了再慢慢料理,但是眼下的局面让他无法再继续这样容忍了。

“什么事学得最快——腐败学得最快!”被文同叫来商量对策的常师德忍不住骂了起来,义愤填膺,全然忘记了昨天他假公济私的事情。

“还是想个辙吧。”文同对这事忧心忡忡,“这糖业公司里就没可靠的人了。就算把那文家哥俩、女佣人和你昨天买的女奴都算上,拢共不超过十个人。”

“不是还有起威么?”

“起威是靠得住,但是他们是武师,不懂糖业里的事。这些不过是露在明面上的事情,暗地里不知道还有多少问题。”

这里不同于临高。如果临高是解放区,雷州最多只能算游击区。他们在雷州的力量很小,威望更是零,不足以威慑新来的移民和当地土著。更不用说各地把外来投资者看成肥羊的风气到 21 世纪还是很兴盛的。要不是有起威提前进入了几个月,用各种资源铺好了路,恐怕事情还会更麻烦。

“必须向临高要干部,杜雯的讲习所或者是国民学校的军政干部培训班的人都可以,起码把基层都充实起来……”

“这么做不是显得我们太无能了么。”常师德不以为然,“老文,现在我们的局面刚打开,就哭着喊着要执委会帮忙,以后还怎么混?再说了,执委会自己的干部都不够用。”

“这个——”文同心想也的确是这样,“你想怎么样?”

常师德说:“我有个方案,说穿了无非胡萝卜加大棒,关键是要争取移民的忠诚度,毕竟这是我们将来的基本力量。至于糖寮的工人也要区别对待,打击一小撮,争取大部分。”

“你这不是空话吗?”文同感到失望。

“一是建全工资福利制度,二是严惩为首分子。”常师德的套路很简单,想要职工不偷盗,就得有主人翁意识。他们没本事忽悠大明屁民们说雷州糖业公司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财产,使他们努力干活外加抛头颅洒热血,但是起码可以通过让职工共享利润的办法来提高认同感。

“前面的事情好说,怎么严惩贪污分子呢?开除、赶走?”文同想临高是有警察,有劳教队,还有一支武装到牙齿的新军,暴力机器完备。他们除了起威镖局雷州分号的十几个镖师之外就没其他力量了——镖师也没有执法权。

“开除赶走怕没什么威慑力,再说执委会在移民上可花了不少钱——”常师德想着,“最好能来个杀鸡儆猴。”他想了下,“我们先问问廖大化,他毕竟是本地人,说不定有办法。”

当下吩咐人把廖大化请来。听了文同他们说的情况,廖大化笑道:“此事容易。郭东主不是一向和吕赞画交好么?他是王督师前的大红人,花银子请他一张帖子让官府出面来个杀一儆百就是了。”

这倒是个办法,本地来说,官府的威权最大,请得动官府,对地方宵小都是一种震摄。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事麻烦么?”

“不麻烦,”廖大化说,“就看两位掌柜要搞多大了。若是要取几个人的性命——”

文同赶紧道:“这还不至于,但是也不能轻了。”

“那就容易了。只是官府的人向来是不好相予的——黑眼珠里认得只有白银子。有帖子过来,事是自然会办,至于要事办得好就得花钱了。上上下下也得花一百多两银子。”廖大化说,“而且棘手的是还要跨县,海康那边也要打点。”

这就是二三百两的开销了,钱,他们有,也有权用。但这是很大的一笔支出,不管是文同还是常师德都有些没底。最后还是常师德咬了咬牙说:

“就这么办!”

文同一想,只要整顿下来,糖出产正常了,这个榨季赚个几千两银子是不成问题的,相比之下还是核算的。也表示同意。

三个人又商议了一番具体的操作,文同让镖师再去探查些情况,做到证据确凿。廖大化说既然请了官府就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了,要安什么罪名就看银子出到什么份上了,真要下狠心的定个交通海匪也不算难。但是文同还是坚持要证据齐全些才好。廖大化也就应了。

过了几日,由徐闻县衙里派来四名官差,一起随着常师德和镖师们出发,先将本县内搞钱得最凶,又经常对他的指示阳奉阴违的两个庄子的管事人、村干部抓到到县衙去了。因为上上下下的银子都用到了,事情办得特别快。让文同大开眼界,他的证据屁也没用。犯人一拿到一到典史就升堂,也不审问,立刻定了个“偷盗”之罪,签子丢下来将抓来的犯人分别打了八十、一百板子的,廖大化知道掌柜的要杀一儆百,给打板子的衙役都使了钱,一点水没放,顿时打得血肉横飞,满堂的惨叫。常师德还将各庄的管事人、工人和村干部都带到县衙前观摩,胆小的连看都不敢看,也有当场就尿了裤子的。

打完之后,凡是契约奴的,发还原主管教,其他人枷号一个月再行开释。

文同根本就没敢到场,常师德算是冷着脸看完了这一套,心里却挺后悔的——作为现代人,他是很不习惯这样的残忍场面的。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样做非常的有效。当他带着官差来到其他庄子里,要求有问题的人“坦白从宽”的时候,早就被传来的消息吓得魂飞魄散的人纷纷来找他交出赃物。

过了几天,常师德又带着海康县的官差巡视了海康境内的各个庄子,只不过这次他给众人“自新”的机会,一脸煞气的官差们手里叮当乱响的铁链,贪污分子闻风丧胆,立马乖乖的交出财物争取“从轻处理”,至于觉得自己办事机密准备混过去的,也就照徐闻县一般办理,给办事的官差开发了办事的银子,又遣人去县衙给师爷道乏送礼,这场血腥的“杀鸡儆猴”戏才算是落下了帷幕。文同和常师德回到华南厂,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事情是办了,可是整个过程却让这两个现代人觉得不是滋味。

“其实吧,”文同说,“我觉得原来那时空还算是有点法制的。”

“是啊,今天算是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屁民了。”常师德赞同。

事情处理完毕。常师德把所有管事人不论问题大小全部开革——他和文同已经商量过了,以后这类干部将全部从移民中选取。接着命令各庄的村民代表、糖厂的工人还有华南厂的全体员工都来开会。

看着院子里沾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常师德走上台阶。他的话由廖大化和文秀作同声翻译。

“这里的多数人都是从广州的难民营过来的。没进难民营之前,大家过得是什么日子总还记得吧?这广州城里每天要抬走多少路倒不用我说了吧?紫诚记的大掌柜把大家收容起来,供大家吃,供大家喝,有病给大家治,衣服、杯子、碗筷都换成了新的。从来没让大家挨过饿。现在大家到雷州来了,条件没广州那边好,但是每天三顿饭都是敞开了吃,连你们家里孩子、老人都是想吃多少吃多少。诸位扪心自问,这年头,有几家东家能做到这个地步的?”

“大家虽然都是写了契的,照规矩这七年里给饭吃不饿死就行,可是糖厂还是给大家发工钱,不管男女老幼,只要去上工的,都开发一份工钱。这工钱、伙食,你们可以上周围的庄子去打听打听,别人家的长工短工都是什么待遇。”

“大家也听说过:天上不会掉大饼。紫诚记也好,我们华南糖厂也好,都不是办善事,给大家好吃好喝的,就是让大家干活的,你们吃了这里的饭,穿了这里的衣,拿了工钱,就得好好的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