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榆林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76 字 | 编辑本页

“这里是大东海,”船长林传清稳住舵轮说,“也就是榆林的外港,再往里面去的长袋形锚地才是内港。”

整个榆林港被群山环抱,碧海、白沙、蓝天、椰林,风景十分秀丽,而且是完完全全的原生态面貌。

“崖州是海南的主要椰子产地,在这里我们可得大捞一票!”王洛宾望着海湾里的婆娑起舞的成片椰子树,眼前飞舞着无数种产品,从人畜无害的肥皂到随时准备把人撕成碎片的硝化甘油。

“王工,我觉得你现在怎么和日本鬼子进村有得一比。”林传清嘿嘿地笑了几声,又拿起对讲机呼叫:

“小蒙,查下潮位表,现在是低潮和满潮?”

“开始落潮了!”蒙德汇报道,“还有一小时十七分钟到最低潮位。”

“陈指挥,王工,现在先下锚吧。”林传清说,“等最低潮位再进港比较好,这里有几处暗礁和低沙,低潮的时候都看得见。”

“好的,就等一会吧。”陈海阳说着通过步话机命令镇海和杭州两船下锚,等待潮水进一步降低。“全体海军学员去测水深、风向、风速,一会由他们负责领航进港!”

“让这几个小崽子领航?”林传清置疑。

“榆林港水文条件和暗礁情况是最简单的了,让他们练练手也好。”陈海阳说,“现在有空,我们先商量下登陆之后准备干什么吧。”

“做的事情和在昌化一样:设立据点,考察资源。”王洛宾胸有成竹,“此地是我们获取椰子干的主要来源,要打断琼山商人对椰子干的垄断,就必须在这里直接设置一个贸易据点。”

“要派人去崖城探听下虚实才行。”

“崖州恐怕不会象在昌化那么顺利。这里可是官府在海南岛南部的重要统治据点。”王洛宾显得不是很有底气。

崖州的户籍在册人口将近二万,与临高县不相上下。此地自唐代以来就是流放官宦的地方,崖州城外有个水南村,向来是外来流官落户的地方。所以这里的缙绅世家不仅多而且根深蒂固,有的在本地已经传衍了二十多代。要在此地打开局面,怕是要花费一番脑筋的。

“我想问题不大,”陈海阳摊开地图,“根据情报部门的资料,崖州的人口大部分都集中在崖城附近,崖城才是官府的统治核心。崖城在这——”他指了一下地图,“也就是我们昨天就经过的崖州湾地区,走陆路到榆林,直线距离超过 60 公里,这一带基本就是荒无人烟之处。我们在这里设据点,不会引起多少干涉。”

“明军的巡逻舰船怎么办?”王洛宾问。他记得根据史书,明军是有驻军在这附近进行巡逻的。

“我们又不是要造什么城堡,堂而皇之的挂起大旗。”陈海阳说,“建一个小型的堡寨——这东西在本时空到处都是。再派几个土著专门应对。明军没理由要对付我们。真要开打,巡逻的几艘船是打不开我们的堡垒的,集中起大队人马的话,正好利用我们的通讯优势,调集优势兵力,一举打掉他们的主力。”

正讨论着上岸之后的工作,这边蒙德喊道:“还有十分钟就是最低潮位了。”

“进港。”

这一次进港没有放下挂机,而是放下划艇,用人力划桨牵引大船进港,领港、观测等一应工作完全由海军学员进行。

此时海湾内的潮水已经降到了最低,暗礁和暗沙都露出了水面,从船艉楼上,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到在神岛不远处露出暗礁来。神岛的西北方向更是露出了差不多整整一链长的水下暗礁线。

船队一直航行到榆林港的内港入口处,整个内港呈长口袋形,三面环山,前面又有外港这个缓冲水域和神岛作为屏蔽,港区内部开阔,水深足以锚泊万吨级海船,水文条件十分优越。

优越到过去基本没怎么出过海的自宅警备海军上将们都看得出这里是合适的海军基地。这会都在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了:

“这地方做海军基地可太好了。”

“铁甲舰队从这里巡航东南亚,巡视我万里海疆——”

“去东南亚要什么铁甲舰队?几艘殖民地巡洋舰就够了!”

“对,我心目中的殖民地巡洋舰必须是:帆、蒸汽机混合动力,不带装甲,长航程,至少要有一门大口径火炮用来岸轰,收拾不听话的土著。对了,舱室空间也得大,能搭载至少一个连的海军陆战队和必要的大炮,随时可以上岸镇暴。”

……

划艇边测水深边向内港前进。

“那边就是榆林市。”明秋指着内港西侧一片空地。内港的东侧则有一片比较大的木寨保护的市政,据明秋的回忆这里应该是安游乐市。从规模上看,大约有百来号人家。岸边也停泊着一些大大小小的船只。

“我们就停靠到东侧吧,这里有人家,可以打听事情。”

于是船队就在安游乐市下面下了锚。眼见来了两艘大船,寨子周围正在活动的人一股脑都涌进了寨子,还没等他们的小艇靠近岸边,整个安游乐市附近就空无一人了。

“这地方看来海盗经常光顾。”

大家下船登岸,一路走到寨子前面,王洛宾叫随来的外事部的土著译员喊话,双方一来一回地说了半天,安游乐市里的人才算是把寨门打开让他们进去。此地是个汉、黎混居的大寨子。因为平日里常有下南洋的船只到此地避风,时而还能捞到海上船难的漂浮货物,从唐代开始就有人在此定居了,因为这里是船只下南洋之前的最后一个锚地,船只带来的财富和需求,天长日久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市镇。

安游乐市的掌权人物是一个叫胡逊的士绅。在穿越众送上屡试不爽的礼物:小镜子、白糖和烧酒之后,态度顿时柔和了许多。据胡逊说,他是崖州水南村胡家的后裔。

“莫非老先生是澹庵先生的后人,失敬!失敬!”随同王洛宾上岸的王涛故作惊讶的拱手道。他因为业余说评书,学说方言颇有天分,学会了好几种本地常用的方言。这胡逊说的是本地的官话——海南白话,算是最容易懂得一种。

这下胡逊十分得意,连称“辱没先人”,对众人的态度又好上了几分,便提起他们到此有何贵干?

王涛便按照事先相好的套路,说他们是专跑南洋贸易的商人,因为一路风波险阻,想在本地买块地皮盖几所栈房,修个庄园,用来囤货歇脚。

胡逊连说:“好说,好说。”此地别的不多,荒地可是多的是。有人愿意盖房,他这个本地保甲自然又能多一笔收入。虽然看这些人的模样看起来不似善类,特别是那两艘大船,明显都是违禁的,但是既然不抢不杀的,干什么不法勾当又干他何事?这种地方豪族,个个都练就一身变色龙的好功夫。

出门之后,蒙德问王涛:“澹庵先生是什么人?”

“澹庵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胡铨,”看蒙德懵懂不明的样子,王涛只好又解释下去,“当年因为弹劾秦桧被流放海南的。”

“是这样一位人物。”蒙德肃然起敬。

王洛宾却笑了起来:“你也是在吹捧他了,这胡铨又没死在海南,后来还是回江西老家去了,怎么会在这里留下后人。”

“他自称水南村胡氏,显然是意在影托自己是胡铨后人,我乘机捧他一捧,又不损失什么。”

众人到安游乐市的街面上转了一圈,这地方还挺繁荣,虽然只有一条不到 500 米的街道,但是两旁各种店铺林立,因为这里是下南洋前的最后一站可休整的地方,不少船只或为了避风,或等候风信,都在这里久留,久而久之,各种声色犬马的东西一应俱全,连妓馆都有一所。

王洛宾注意到这里的打铁铺很多,一打听,消费者主要是附近的黎族,还有就是在这里停泊的船只,修理船只的时候也会用到。

王涛说:“看来田独铁矿已经被发现了。”

“田独铁矿本身应该是没有被发现,但是崖州自古以来就以产铁出名的。”王洛宾说。

明秋说:“过去去崖城镇的时候,那里有条打铁街,都是铁匠铺,最早的据说是南宋就来了。”

“看来这里的零星铁矿是不少的。”王涛又去找铁匠们打听,他们用的生铁是哪里来的,得到的回答是都是从崖州运来的。

“这就好。”王洛宾说,“要是本地土著已经在田独开采了,我们还少不得要搞一番暴力拆迁才行。”

“就算没有大约也不容易吧?我记得官府对开矿这种事情一贯是持反对态度,动不动就要永禁什么的。”

“可是他们总也禁不了不是。”

接下来几天,穿越者们划着划艇,对整个榆林港附近的海岸地形进行了测绘,对地图进行了修正。还对榆林堡的选址就行了实地勘测,最后选定了榆林港西岸的一块空地,此地就是后来的榆林基地所在地,避风、有淡水、而且地势平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