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化到了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91 字 | 编辑本页

当下也不藏私,将六分仪的使用方法教了一遍。六分仪的使用更为便捷准确。李华梅常年航海,试用之下当即爱不释手。

“这么好用的东西,真是难得。”把六分仪还给陈海阳的时候她还有些依依不舍,“能卖个给我吗?”

“以后吧。”陈海阳说,“我们自己制造还有困难。”

“那个镜片难做?”

“没错。”陈海阳一边指导学员依次使用,一边说,“透镜要自己磨制,不大容易。”

李华梅叹了口气:“唉,你们的好东西真多,就是不肯卖。”

“注意光斑的落点,手拿稳。对了!”陈海阳并不回答。哪些东西能卖,这得听执委会的。

“我感觉。”李华梅凑近了陈海阳说,“你们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肯说!”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他能感到女人的呼吸吹拂到发根上,不由得皮肤一阵起栗。原本有些的好感又冷了下来。他没有答话,而是大声朝着学员们喊道:

“开始测算航速!”

学员们听到指令,三人一组,一人将一块小木板抛出川外,这块木板的一边包着铅皮使得它落水后能够直立起来。另外一个学员拿着一个可收放的卷轴,用线绳和木板连接在一起。抛木板的学员注视着落水的木板,当小木板在尾部的涡流后冒了出来之后,马上大喊一声:

“开始!”

手持卷轴的学员开始放开线绳,卷轴飞快的转动着,线绳被不断的放出去。与此同时,拿沙漏的学员马上翻过手去,细细的沙子开始快速的流下去。

“停!”随着沙漏的沙子漏光,计时员喊出了停止的口令。执线员卡住卷轴。

“3 个绳节!”执线员根据线绳上的标注报告,“现在航行速度,3 节。”

陈海阳观察着他们的动作是否合乎规范,他点了点头:“好,下一组!”

李华梅看着他们说:“你们的航海术肯定是和英国人学得。”

“为什么?”

“这种办法只有英国水手才用。”

船速 3 节,在帆船航海中属于正常的航速,虽然稍嫌慢些但也安全。他们手里的中国航海指南和海图都是依据 20 世纪的数据画的,本时空的海南沿海情况还是一片空白。

太阳渐渐西斜,风力开始加大,浪也大了起来,测得航速已经达到 5 节。林传清不放心抓起脖子上挂的步话机问:

“瞭望、瞭望,海面情况怎么样?”

“一切正常。”在桅杆顶部负责瞭望的黄爪子回到道。从桅杆顶部望去,视角异常的宽广,当然摇摆也特别的剧烈。从桅杆顶部可以看到了附近有不少船只,多数是渔船,间或也有几条大型船只张满了帆在航行。总得看来太平无事。

“怎么样?上面受得了吗?”

“没事,上面风景好,空气好,哈哈。”黄爪子倒是特别的适应。

“云层情况如何?”

“高积云,正在自东向西移动。”

这说明天气正常,不会有风雨现象。

“阮小五,你爬上去,随同黄教官瞭望!”

叫阮小五的孩子看上去有些害怕,还是出列,抓住桅杆上的绳网,向上爬去。

第一天很顺利的过去了,在微风的吹拂下,船队以每小时 3 节的速度走了大约 40 海里,由于是在沿岸航行,夜间航行有触礁的危险,将近 18 点的时候,林传清在岸边找了一处荒僻的港湾过夜。测算了下本地的经纬度:19°44’0'N,109°9’0 'E。查了下地图,此地正是儋州的洋浦港所在地。

洋浦是海南西部数一数二的深水大港,在本时空显得空寂而荒芜。港湾很大,纵横着一些沙洲,远远地可以看到岸边靠泊着几艘帆船,还有个小渔村。

放下一艘划艇下去探测水深,确定航道和停泊船位之后。镇海号放下挂桨机,牵引着后面的杭州号小心翼翼的低速向港内驶去。

李华梅站在艉楼上,看着下面翻腾的水花:原来他们不多装炮的道理在这。能够无帆无桨航行的看来不止是那些铁船,木船也可以。这是他们在船上装了某些东西才能做到的。而这东西应该就在自己脚下的某个舱室里……

王洛宾决定在洋浦逗留一二天,洋浦是海南岛西部最有开发价值的深水港。未来的穿越政权要重点开发的港口,多搜集一下此地的讯息是有必要的。当即命令突击队上岸,控制住形式,顺便再补充些食物和水。

从望远镜里看出去,洋浦海岸上非常的荒芜,但是岸边有个渔村,特侦队带着海兵队乘划艇登岸,立刻突进了村子。整个村落不过十多户人家,已经跑了一半多——一看到有陌生的船只进港,当地的渔民就都跑了,只留下几个老弱,见他们到来,一个个作揖打躬的。幸好他们说的也还是临高话,通过本地招募的海兵才知道,他们是在央求不要烧房子抢船,要鱼的话只管拿去。

外事部的熊卜佑好言劝慰了他们几句,说自己只是上岸补充些水和粮食,拿东西一律照价给钱。又送了些缝衣针、白糖之类的礼物,把几个老者都安抚好了。这边划艇陆续运了人上岸:折腾了一天的穿越众们这会稍稍缓过劲来了,晕船的感觉过去,胃口也有所恢复。便都打着主意要上岸转转。还有人提出要上岸打猎,开开荤。再看看村子里有没有鱼、蔬菜和鸡蛋什么的可采购。王洛宾想反正要在洋浦耽搁一二天的,干脆让大家上岸也好。

海兵队上岸之后很快将全村都控制起来,已经逃跑的也不去管他了。在渔村旁用帐篷和铁丝网快速搭建起临时的居所,同时在附近的高地上派下了观察哨,算是暂时安顿下来。

业余猎人们在岸上进行了一次令人灰心丧气的狩猎行动。本地堪称三多:荒地多、石头多、仙人掌多,这三多之下,基本上连个野兔都没得打,野菜自然是没有。转了半天基本上空手而归。

当晚,陈海阳不得不继续和李华梅在半夜里切磋天文测量技术。她现场演示了如何使用象限仪,学员们对象限仪得出的数据和六分仪的差距如此之大感到咋舌。虽说误差率低于 5%,不到 0.1 度,但是换算成长度就是 9 公里。在浩瀚的大海上,这点误差足以造成很多致命的错误。难怪早期的航海者更喜欢沿海岸航行——毕竟海岸的地标测量更为准确。

第二天,勘探队员们对港湾的一部分进行了勘测,海军测量了水深,选定了若干泊位。周边的自然环境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本地十分贫瘠,基本上没有大的天然河流,吃水比较困难。耕地稀少,树木更少。

“如果能解决工业用水问题,到是一工业开发的好地方,根本不占农地,也不破坏环境。”王洛宾实地调查之后感叹,“环境已经够差了。”

第三天一早,船队继续出发。又经过几天这般的走走停停的考察活动,终于在第五天中午,船只来到了昌化江入海口。这里昌化江分南北两江入海,南江口名为三家港,北江绕县城南下入海名乌泥港,离县城比较近些。是昌化县的主要港口。

但是从林传清的望远镜里,北江的乌泥港显然不适合停泊,有大片的淤积,除了一些小渔船之外,没有一艘船停靠的影子。

李华梅对这里的水文条件相当熟悉:“靠三家港吧,乌泥港 200 料的船都会搁浅。”

于是船队就改停在南江的三家港,船驶入港湾的时候,看到岸上有几个村子,还有些断壁残垣。看模样似乎过去是军队的驻地,现在荒废了。

春天正是旱季,昌化江的流量很小,一条条河道干涸地晾在那里,露出河床雪白的细砂和枯萎的水草。昌化江在北岸是一片平原,江边的植被大多被破坏的很厉害,形成了类似非洲草原一般的干枯的热带草原环境,不少地方还有沙丘,深入内地很远。

平原尽头是一组连绵的山丘,植被还属茂密,目测高度大约在 200-400 米之间。昌化江的南岸,也是一片平原,隐隐有水田和一座城池——应该就是大明的昌化县城了。

“文总说的海尾镇石英砂矿在哪里?”白国士问。海尾镇石英砂矿是这次勘探的重点目标,本地的石英矿砂,原矿二氧化硅含量 99.8%,含铁 0.1%,杂质少,粒度均匀,属于全国罕见,而且储量极大。

“那不就是?”王洛宾指着远处沙滩上雪白的沙子。

“海尾镇呢?应该有个镇子——”

“现在是 1629 年啊。”

王洛宾命令放下小船,勘探队几个人驾驶着舢板向那片沙滩划去,过了不久,他们从沙滩那边弄了几藤筐沙子回来,王洛宾捏了一些在手里仔细端详着,阳光下手掌中心的沙子如雪一般白——真是好东西!他当然识货,这样好的石英砂,用来做酒瓶和镜子太浪费了。还能用来做电路熔断器、显示屏之类的原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