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古今合璧的双桅帆船(二)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266 字 | 编辑本页

武备方面,船头和船尾各安装露炮台一座,安装一门 70mm 线膛加农炮。露炮台上方安装有可收放的篷布架,平时可以罩起来保护火炮。它和林深河为首的炮兵试制小组安装在渔轮上的露炮台是一样结构,唯一的改进是舰炮架退式火炮的后座系统由原来的滑车组+缆绳系统改成了轨道式炮架——火炮炮架被安装在轮子滑动的轨道上,发射时火炮的后座力里沿着轨道滑动抵消,轨道的末端是硬木的拦阻块,利用轮子与拦阻块之间的碰撞反弹力将火炮重新推回原位——不用钢制是防止两者之间碰撞迸发出火花。如果穿越者的机械水平再高明一些,林深河可以引入更复杂的齿轮、滚轴和液压系统来取得更好的缓冲效果——毕竟在军舰上要解决火炮的后座问题受到的重量和体积限制要宽松的多。

这种系统在临高角炮台上已经经过了初步的测试,认为基本符合需求,安装在零号舰上也包含有海上测试的意图在内。

火炮的炮位是回转式的,由甲板的下的人力推动旋转。为了方便炮手指引旋转角度在炮位上安装了通话管。指向甲板的 90 度被限死,防止敌人一旦跳帮控制火炮之后用来设计甲板,也防止炮手误操作。

露炮台虽然防护性不大好,不过本时空里也没有哪一种火炮能够超越得了 70mm 线膛炮的射程了,炮廓用轧制的铁板铆接而成,防御力按这个时空的标准相当可观了。要按文德嗣和海军一干人的想法,还想给“零号舰”的甲板上铺设一层轧制的熟铁装甲板,制造第一艘穹甲巡洋舰,但是计算了安装这层甲板所需的熟铁板数量之后文德嗣放弃了这个想法,最后只是在弹药室周围安装了装甲带,算是一种安全性的保护。

辅助武器上,按李运兴的想法是制造多管枪,但这东西较为笨重,装填起来也慢。最后还是根据林深河的建议使用成熟的技术:安装六门 2 磅的轻型臼炮:船舷两侧、船头船尾各设一门。另二门准备安装在桅杆顶端的平台上。这种火炮非常小巧,被安装在一个可自由旋转的万向架上,360 度旋转,仰角可达 80 度,俯角也达到 40 度。发射总重量不超过 1 公斤的铁砂、碎铁和霰弹。射程很近,作用类似现代战舰上的 12.7mm 高机,专门用来杀伤近距离的敌人,在海战中它经常被用来射击对方的帆缆和甲板上的水手,必要的时候还直接用来清扫登上己方甲板的跳帮队。当然,穿越海军的指导思想是尽量远距离的射击,而不是进行筋疲力尽,伤亡惨重的近距离对轰。

由于零号船不准备安装侧舷火炮,它的甲板下可利用空间要大得多,大大提高了船只的自持力和运载能力,船员的生活条件自然也比一般的风帆战舰要好得多:更多的船员房间和卫生设施,更好的采光和通风,即使是最普通水手,文德嗣也给他们准备了可收放的吊床。以穿越者的眼光看来,这些也只能算是起码的了。文德嗣很清楚自己这群人的弱点,他们有的是勇气和野心,唯独缺少过艰苦生活的意志。不让大家吃好喝好睡好,让这些人去远航冒险等于是痴人说梦。

帆装上,造船小组经过考虑决定暂时先使用中国式的硬帆——硬帆对穿越者的能力来说是相当适宜的,毕竟穿越者本身并不掌握制造软帆的技术。缝制船帆是一种专门的技术,不但有专门的工具,还需要巨大的场地,当时不要说整个中国无人会这种技术,就算是澳门也未必有帆匠,船帆的帆布计委的仓库里没有库存,必须依赖进口,澳门有没有这么多可供进口的帆布还是未知数。

相比之下,中国式的硬帆的制造和材料要求就低得多,硬帆是平板一块,软帆三角帆是复杂曲面,需要专业工匠的缝制。软帆的材料必须是特制的帆布,硬帆由于有支撑骨,对材料要求不高,一般的布甚至草席、苇帘之类的东西也能代用,即使少许破损还能继续使用,临时修补也很方便。

硬帆首先是它的受风效率高,硬帆犹如飞机的机翼,可利用八面来风。当风以极小的冲角向帆吹来时,在帆面上产生升力,升力垂直于风的方向。当船有侧向风吹袭时,升力大致与船的行驶方向相近似,具有很高的效率。即使遇到斜逆风,船舶可走“之”字形的航迹,仍可行驶。即所谓可利用“八面来风”。风帆的一侧系有缭绳。水手可根据风的变化,随时调节风帆的角度。就凭可迅速升降帆和侧风也可走之字形路线看来就便利很多,代价是比软帆航速要慢。

其次硬帆的升降操作方便,由于没有复杂的帆缆索系统,一般人几乎不需要任何的专门训练就能执行收放船帆的工作,它的收帆速度极快,危及关头甚至只要砍断主索就能哗哗地几秒就搞定。升帆速度较慢而且费力些——帆中有肋骨,重量较大,但是也不需要什么特殊技巧。硬帆在航行中不需要经常调节,节约操作人手。

虽然从长远来看,软帆帆装是帆船发展的趋势。大型风帆船、快帆船都使用这一系统,但是零号船的使命最多也就南下菲律宾,北上日本列岛,基本就在沿海地区转转。中国式硬帆是很适合大陆沿海地区海况复杂,风向多变的环境。

“暂时先用硬帆顶替一下,有了船帆制造能力再换就是。”文德嗣其实也不大喜欢用硬帆但是条件提醒他还是现实些比较好——除去工业上的问题,软帆帆装对水手的技能要求高得多,不比硬帆船那么简单便捷。零号船毕竟是要马上就投入使用的船只。

“未来就用蒸汽机了,还要帆船做什么?”李迪说。

文德嗣摇摇头:“至少在未来 20 年,大帆船还是我们远洋运输的方向——它不需要燃料。蒸汽机船在大宗货物运输上并不占优势,效率不高还耗煤。远程航行要解决海外加煤站的问题。至于什么时候我们能出蒸汽轮机得看爬科技树有多快了。”

帆船实际上一直航行到 20 世纪 50 年代才彻底被世界航运市场淘汰,在此之前,帆船依然是海上大宗货物远距离运输的最佳运输工具。

“好想早日驾驶我们的铁甲舰。”乐琳这个海军控虽然不懂造船技术,但也是一有空就泡在造船厂。

“其实没多大难度,铁壳船实际上还比木头船好造。”文德嗣说,“只要材料够,熟练工人训练跟得上,造千吨级的铁壳船是小意思。”

“文总,你看是不是再造一艘 70 吨级别的软帆帆装船作为教练舰?”

说话的是海上力量部的明秋。他作为海军顾问,经常来这个船厂看穿越海军的第一艘自制战舰的建设进度。说实在的,见惯了现代化军舰之后,蓦得看到海军的战舰居然是艘帆船还是蛮古怪的。特别是那奇怪的炮位——明秋隐隐约约的只记得自己在参观某个清末建造的炮台上见过类似的东西。虽然现实与他的经验有些脱节,但是建设海军的基本思路是一致的:不管是风帆时代的海军还是电子时代的海军,人总是最基本最关键的构成。培训足够的水手是当务之急。明秋当年也见过来访问的南海海军的风帆教练舰,觉得这种方式很锻炼人,又适合穿越海军未来的需要。

“您说的有道理。我和执委会商量下,尽快拔出材料再开工一艘教练舰,不过这需要外贸部门的支持啊。”实际上几天前,马千瞩已经派外贸公司的人去了澳门,看看能不能设法搜罗到相关的资材和工匠。

正说着话,一艘有着剑鱼一般的长长牙樯挂满一长列的船帆的欧式单桅快船正在造船厂外面的海域歪歪扭扭的航行着,风帆挂得七零八落,看得出还有几个人爬在上面,隐隐约约的海风里听得到大呼小叫的声音。

“这是谁的船?”文德嗣吃了一惊。

“李华梅的船,杭州号。”陈海阳汇报,“上次向执委会汇报过,她现在在教大家帆缆操船技术。”

“是她啊。很活跃的样子么。”文德嗣若有所思,“不是蒙德汇报说她不愿意当教练吗?”

“她是拒绝了。现在也不算正式教,似乎为了消遣。”

“用这个消遣倒也别具一格。”文德嗣充满了不信任的感觉。

李华梅来到临高之后,执委会就对她的来意有所怀疑,所以没定出如何对待她的基调。所以只派了外事部门的人去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在港口百无聊赖的李华梅自然而然的就和博铺的海军众们拉上了关系,凭借这个名字、漂亮的容貌、爽利的脾气和她的快船,除了几个退役前 PLA 海军军官还对这个女人保持着相当的革命警惕性之外,多数海军众很快就丧失了应有的戒备心,经常坐着她的船在港口外的海域兜风,还美曰其名学习操船技术。李华梅倒也大方,不但讲授各种海上航行的经验,还时而表演各种操船技术。一时间声望大涨,赢得了一大批粉丝。以至于每次执委会开扩大会议都有人为她说好话。让执委会深感女人魅力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