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盖积液和高岭土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4217 字 | 编辑本页

“既然这么有用,我们多采下回去好了。”黄爪子是资深户外活动人士,对这些中成药的作用有深刻的了解,立马来了兴趣。

临高这地方有明显的旱雨季,夏季潮湿炎热,对这种中成药的需求很大,卫生部早就发出通知,要求远程勘探队在勘探中要注意搜集各种草药的标本。

“不用,要四月才能成熟。”白国士端详了下手里的标本,小心的包好,拿出地图、指南针和表尺,在地图上标记下方位。

“先采集样本,成熟的时候再来采收种子,搞个种植园。益智子很值钱的,是海南最早的商业化种植的经济作物。”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黄爪子很钦佩。

“都是中国热带作物史上的东西,当年学这门课的时候觉得根本没用的玩意,没想到现在会派上用处。”白国士感慨道。

“呵呵,科班出身的人就和我们这样的杂家不一样。够精专!”

“哪里哪里,我只懂点皮毛而已。”白国士到底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脸皮薄的很。

队伍耽搁了一会继续前进,前进了不到十分钟,队伍又一次停了下来。

“暂停一下!”这次换成了队伍中间的崔云红。

“你也发现什么东西了?”叶孟言不耐烦了,这么走下去,哪天才能回基地啊。

“赵雪脚瘸了。”崔云红的报告缺少一种男人在女人——特别是年轻女人遭难的时候着急的语态,也难怪:他对女人不感兴趣。

白国士一听这个,标本也不管了,往黄爪子手里一丢,带着一身装备向中卫跑了过去。

他们行军队形采用的是 2-3-2 队形:两名尖兵、三名中卫、两名后卫。彼此之间相隔 200 到 300 米,用步话机联系。

“安全第一啊!”眼见这小伙子一头扎进薄雾中,他赶紧喊了一声——这里可是离队伍中卫位置可有二百多米呢。

这次的队伍里除了他们这些专业人员之外,还有一名 IT 人士——赵雪,带上她纯粹是因为她自称是资深户外活动爱好者,计算机专业知识对崔云红的勘探工作也有些帮助——关键是柳正经不起漂亮 MM 的软磨硬泡,而白国士也一反常态的坚决支持带上赵雪。

因为缺少当地向导,400 年的变迁又使得地形地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使得他们带来的地图有大量需要修正的细节。远程勘探队过去虽然已经不止一次的外出侦察,但是始终走得不远。向西只过了高山岭地区,抵达儋州边界,向南到了黎峒外围,向东进入澄迈县境内。

此次进入儋州是远程勘探队第一次深入临高县境之外的地方,道路不熟悉加上精神的高度紧张,使得整个勘探中的体力消耗极大。出发四天以后,众人一直担心着那位 IT 人士终于露出了本色——赵雪前两天甚是生猛,担任尖兵时常常不顾距离拉下中卫近一公里,吃饭休息的时候还到处窜,看到好景致爬上爬下也要人帮她拍照——但四天后她就不得不转到了中卫,步履也慢了下来——长期在野外工作和短期玩票是有着很大区别的。不要说一个业余爱好者,就是黄爪子这样有 7 年户外经验的老手都觉得本次任务不轻松。崔云红是地勘出身,这点强度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白国士因为所学专业的关系,对户外活动有不少经验,又特意锻炼过好几年身体,还能勉强顶下来。看到赵雪开始步履蹒跚,白国士自然要嘘寒问暖一番,她只说没事。

跑到近前一看,只见赵雪 MM 的装备都卸在地上,裤腿高高的卷了起来,露出一双雪白的小腿——不愧叫雪。只是大煞风景的是,柳正这个络腮男正用他粗糙的大巴掌拨弄着那小巧洁白的膝盖——实际上赵雪身高 170cm,膝盖绝对谈不上小巧。

“两边膝盖充液。”柳正拨弄挤压了一阵,下了结论。

“充液?”白国士有心想装模作样的摸一下赵 MM 的膝盖,又没这个胆子。

“应该是,”柳正看了他一眼,背着人狡黠的一笑,“你也摸摸看,我吃不大准。”

“好,好。”白国士的脸居然红了起来——没有比自己的小心思被人识破更尴尬的了。

装模作样的用手指摩挲了一下,因为紧张,只觉得软软的,滑滑的,有些弹性。赶紧道:“应该是膝盖充液。”

“嗯,这是典型的由于体力不支所造成的运动伤啊。”柳正下了早该说出来的结论。

“没关系,我还能走路的!”赵雪急道。她倒是一脸不服输的韧劲,一点没想到白国士的龌龊心思。

“倒不算什么大伤,但是不适合过度劳累。”柳正想了一下,“先休息一下吧。”

“我没关系,可以继续走得!”

“别呈强了。”黄爪子循循善诱,“休息下再走比较好,可惜没冰袋,冷敷下也许效果不错的。”

叶孟言气喘吁吁的从尖兵位置回了过来,看到这副模样立马发作了:

“你们就是没事找事!出任务非要找个女人来凑数!拍军旅电视剧啊!”

“小叶,你这么说可不好,妇女能顶半边天嘛。”柳正打着哈哈。

“要注意团结,团结!”黄爪子赶紧来劝导了,“男女生理不同,不能一概而论的。一个 MM 走这么多路也确实不容易了——人家也是为集体做贡献么。你看,人家都哭了——”

众人回头,果然赵雪的脸伏在膝盖上,肩膀一抽一抽的。

“哼,生龙活虎的时候张牙舞爪,不行了就会来这手―-”叶孟言不依不饶。

“牢骚不解决问题,”柳正看到白国士脸色不对,心想别闹出啥多余的花样来,赶紧摆出队长的面孔,“你再发牢骚也是这样了,先休息一下,处理下伤情再做打算。”

“哼,不要你们管,你们这群沙文猪!”赵雪猛地站立起来,拎起地上的装备往身后一甩,大踏步的就往前走,众人正要上去拦阻,走出去不到十米,她一个踉跄,又半跪在路上了,白国士赶紧抢上前去把她扶住。柳正等人心中暗笑。

当下在路边休息,讨论下来决定路上没有重大发现不再耽搁,直接返回营地,赵雪从中卫转到后卫,后卫有黄爪子和白国士两个劳力足够可以帮助她回去了。晚上也不安排她值班。柳正宣布完这个决定之后,悄悄的捅了一下白国士:“把握机会。”白国士刚想表白自己对赵雪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之类的,柳正已经走远了。

一路上,柳正要尖兵放慢行进速度,照顾伤员。其实黄爪子、白国士等非专业人员也有些吃不消了。

步话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尖兵叶孟言:“停止前进,前方有情况!”

柳正小心翼翼的低姿态来到叶孟言身边的时候,不远处的小山坡下,正在阳光下消散的薄雾中居然出现了一座城池。

真的是城池?柳正惊讶的擦了下望远镜的镜头。根据情报显示这方圆百里之内唯一的城池就是临高县城了。这座有城墙的城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他们迷路了到了儋州城下?

几个人赶紧把地图打开,对照着看了半天,这里的确不是儋州城。但是肯定也不是临高县城。测定了方位之后对照地图,他们现在是在现代的南宝镇区域内。

“凑近点看看吧?”黄爪子提议。

“好,白国士、崔云红留下照看赵雪,其他人跟我来。”柳正说着把手里的雷明顿霰弹枪丢给了白国士,“机灵点,发现不对就跑路,我们自己会脱身的。”

“明白!”白国士有些紧张。看着其他人向前面慢慢的向前摸索过去。

最好的观测点在山坡顶端,那里居高临下,可以一览无余。不过现在天色很亮了,农民应该出外劳作了,搞不好会在山坡上遇到来砍柴或者打草的百姓,三个人都抽出了匕首。

一行人平安无事的爬上了小山坡,潜伏在这里山下大概一千米外就是那座城池,这已经是他们能离城池最近的位置了。再往前是开阔地,都被改造成了水田,期间还散落着一些民居。农田里有人在赶着牛离地。

城池在望远镜里显得很小——比临高县还小,要不是城门上的城楼,穿越者多半只会把它看作一座土寨。

“NND,城楼上还有大炮。”黄爪子拿着望远镜,喃喃自语。

柳正没有吱声,继续用望远镜搜索着城里的景象——这里绝对不会是土寨子,在望远镜下,可以看得到城里有衙署、成排的砖瓦房屋,还有一处非常大的空场。没有哪个乡村土寨里会有这些的。

“衙署前有旗杆,挂着大明的旗号呢。”黄爪子提醒了下柳正。

“嗯,看模样,大概是什么地方行政机构的所在。”柳正有些奇怪,“到底是什么呢?”

城池在望远镜中平静的很,进出城门的人并不多,都是些破衣烂衫的农民模样的人物,城门口站着一个吊儿郎当的,破衣烂衫的士兵,拿着根木枪。

叶孟言受过完整的侦察课目训练,在柳正他们大看西洋镜的同时,他已经大致根据城池的规模估计出了城内居民的人数——不到一千人。从城内的房屋数量、形式和大小推断,这里很可能是一所兵营:有营房、有马厩、有仓廪,特别是还有校场。城门虽然只有二处,都修有城楼,城墙上还布置有火炮。

“我知道了,”柳正想了前些日子情报委员会开联席会议时谈到的一些事情,“这应该是卫所城!”

明代的城池,除了地方政府的治所,还有军事卫戍屯田性质卫所城。琼山县境内除了琼山县城,还修筑有海口后千户所卫城,在黎峒的核心区域:黎母山脉下,南渡江畔,也筑有水会千户所城。

这座规模很小的城池应该也是类似的卫所城。就是不知道是哪一所——这得归历史情报组去考据了。

“拍照,测量记录方位。”柳正关照道,“把地质的变化在地图上标出来,到时方便部队进攻,再多拍些照片。”

稍远的地方,白国士等人正等得无聊,崔云红忽然象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拖着他的大包往一边的山坡下摸去。

白国士吃了一惊:“你干什么?!”

崔云红摇了摇手,示意不要说话。白国士压低了声音,“发现什么了?”

“高岭土。”。

“什么是高岭土?”赵雪问。

崔云红捏起一块白色的石头状的东西,又用地址锤子敲打了几下。

“做瓷器用的东西。”白国士解释道。

“哦,”赵雪迷惑不解,“可是我们不需要做瓷器啊?有饭盒和搪瓷碗我觉得够用了。”

“需要的,”白国士说,“卫生洁具、瓷砖什么的这下都能解决了。”

崔云红摇摇头,心想怎么才能解释高岭土的对工业的重要作用呢?能造瓷器固然要紧,高岭土可是现代造纸业必不可少的增白剂和填充料。这个发现的价值可太大了。

他采集到的样本是管状煤系高岭土,催云红判断这附近应该有煤矿,想起看到过资料,临高的南宝镇附近有小煤窑,出品质量不高的褐煤,高岭土大概是伴生矿物。粗粗一看,虽然不能钻探、打探槽来评估,但是从高岭土的露头情况看,分布的相当广泛,说明这里的储量是有开发价值的。如果仔细找找,说不定还能把煤矿找出来。

褐煤是煤化程度最低的矿产煤。介于泥炭与沥青煤之间低级煤。它的热值比较低,不能用作炼钢的焦炭,充当燃料或者化肥还是可以的,如果能开发也是一个很有价值的资源。

这次的野外勘探,收获还真不小。崔云红有些兴奋,干脆从背包里拿出仪器和笔记本,干脆现场做起物探来了。

白国士紧张的要命,他手持雷明顿东张西望,深怕哪里忽然冒出来一个土著来——他还没杀过人,可不想在这里开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