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易轨道交通

第三卷「新社会」 | 吹牛者 | 约 3192 字 | 编辑本页

“老高压锅炉用的就是就是熟铁管。”一个胖子挤了过来,“我拆过我们厂里那古董锅炉,哪有钢,全是软铁。里面的火管就是熟铁做的。”

“你是谁?”王洛宾愣了一下。

“我是萧贵,机械厂的。”胖子一脸很无奈的模样,领导不认得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是啥好事。

“你觉得仿制高压锅炉有问题吗?”

“问题不大。只是这里生手多,熟手少,干起活来不怎么样。依我看从简单的兰开夏锅炉开始让大伙练练——毕竟周师傅那铆工活也是新手,先造个要求低的东西,不容易出事。”萧贵说得很保守,看上去却一点不在意。

“好,就先仿制二台兰开夏锅炉,等练熟了手再搞高压锅炉。”王洛宾说。

解决了锅炉问题也就等于解决了一半的蒸汽机的问题。蒸汽机关键部件是汽缸,这是颇为考验穿越工业加工水平的产品。汽缸实际上是用镗床加工出来的,汽缸的好坏直接影响到蒸汽机的实际输出功率和安全性。

机械厂过去通过加工火炮身管已经积累相当多的大型镗床使用经验。这次制造汽缸也没遇到什么技术难题。

穿越者设计制造的第一台蒸汽机“墨子一型”是一种卧式蒸汽机,它由兰开夏锅炉驱动,设有蒸汽套的汽缸坐落在铸铁底座上,滑槽与底座是铸造成一体式,并且钻有孔。曲柄销与一个悬挂的曲轴板相连,曲轴的外端靠一个独立的轴承来支撑的。调节器根据该机的负荷来自动的调节膨胀程度。曲轴上有两个偏心轮驱动的主滑阀和膨胀阀。汽缸直径 311mm,行程 560mm,当蒸汽压强为每平方厘米 4 公斤,转速 95 转每分钟时,它能产生 50 马力的功率。这个水平已经和穿越众带来的小功率锅驼机的功率不相上下了——当然,锅驼机是在锅炉容积较小的水平下做到这点的。

如果要扩大马力直接将汽缸放大直径,行程增加就可以。把汽缸直径扩大到 560mm,行程增加到 1000mm,同样结构的蒸汽机输出的功率可达 185 马力,足以满足大多数的工业运用了。

锅炉和蒸汽机使用的材料,除了少数部件用了低碳钢,其他不是生铁就是熟铁——很适合穿越者的冶金水平。

“其实还有许多改进余地。”萧贵对着萧白朗画的设计图评点道,“比如用落阀取代滑阀,或者干脆用柱形摆动阀——这个得材料和加工水平上去了再说了——”

“加工水平没问题的,我们有这么多的现代机床,还有专业人员。”

萧贵笑了笑:“这些活谁也没干过,还是小心一点好。循序渐进。锅炉、蒸汽机,出了事情都会要人命的。大伙都在工厂里干过,安全生产可别忘了。”

“没错,工厂里不当心的话随时会有伤亡事故的。现在的学徒还好些,小孩子接受能力强,成年职工就不大注意,还觉得我们小题大做——迟早要出工伤。”姜野深以为然。

“没办法,没有血的教训,人是记不住的。”展无涯叹息了一声,说:“这个不多说了。我们生产设备的方针是:循序渐进,小步快跑,不断改进。生产技术上反正是在重复前人曾经走过的老路,技术改进都是有依据可循的,也不会走弯路。”

从技术简单的设备着手,循序渐进的提高设备的技术含量和加工难度,这样既能快速攀登科技树,又能避免大跃进式的发展带来风险。

即使是非常简单原始的设备,在现阶段也能发挥它的重要的,甚至是不可或缺的作用,象蒸汽机这样的东西,在现阶段的作用比柴油机要大多了。

生产锅炉、蒸汽机对穿越大业来说就是开金手指,关键中的关键。谁也不敢怠慢,马千瞩命令计委,对工能委发来的物资、能源申请一概无条件批准,邬德也拍了胸脯,表示要多少人力给多少人力。临高建筑总公司更是组织突击施工,建造厂房。

虽然在五年计划里有许许多多不同类型的厂,实际上多数只是博铺工业区里的各个车间。工业区的布局经过了总体的规划,以其充分的利用空间和集中布置各种管道。车间、仓库之间用混凝土铺设了人行便道和用来搬运货物的简易轨道。

当然这种轨道并不能跑火车,只是两根轧制成型的熟铁条直接镶嵌铺设在混凝土地坪上,承载力不大。原本机械组是准备用硬木轨道的,考虑到临高的气候——木制品在雨季很容易朽烂损坏,还是用了锻造铁——它比钢要便宜,又比生铁铸造的轨道坚韧,是早期铁路轨道的主要用材。

原本展无涯设计这种轨道只不过是模仿前世里车间与车间之间的简易运输方式而已——他在喷漆车间干过一阵,大型的工件就是装在平板车上顺着轨道从上一个车间推送过来的。既节省人力又节约时间,效率高。

但是穿越众中间的火车党人一看到轨道不免就春心荡漾起来,在一干人的联名上书之下,执委会终于被打动,于是原本只是车间之间的简易轨道变成了一套复杂的“轨道系统”。

新的方案里,轨道的长度被大大增长了,连接的范围也更为广泛:从百仞城、农场、东门市、到文澜河畔的水电站、内河码头、百仞公社、一直延伸到厂区内的各个车间、仓库、办公楼。不但可以运输各种设备、原料和货物,还能输送人员。轨道每隔若干距离设置一个道岔和一条辅助轨,以便车辆互相避让。

为了掌握车辆运行状态,便于调度。还专门搭建了一个高台作为总控制台,安装了有线电话、灯光管制系统,在紧急状态下,还可以使用一套彩旗视觉系统或者直接联上广播,用高音喇叭控制。

“文总,这是我们为轨道交通设计的几种车辆。”在车辆车间里,担任车间主任的李赤骑向执委会的几位主要委员介绍着停在工棚下的几辆平板车。作为一个机械和自动化专业出身的年轻人,能够身居如此紧要的岗位首先是因为他的专业基本无用,完全可以把时间用在领导岗位的繁琐行政工作上——象姜野、周比利、萧贵这些手里有技术的人,每天光搞技术攻关、设计、加工产品就忙不过来了。

当然他担任车辆车间主任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是位资深模型玩家,特别精深与全内构车辆模型——算是最接近车辆制造的人了。车辆车间诞生以来倒也不负众望,改装了十多辆手推车,制造改装了第一批双轮货运马车,最近又出品了穿越众的第一辆四轮马车“红旗”型。

文德嗣等人看着工棚下的几辆平板轨道车,它们看起来都很平淡无奇,和他们记忆中厂里使用的小型平板轨道车没什么不同。只不过眼前的车辆更多的使用了木材质。

“这是基本的平板货运型。”李赤骑穿着件乌漆墨黑的工作服,他是个短鬈发的小眼睛胖子——到了临高这么久也没见瘦下去,只不过变得结实异常。

“这种平板型最大载荷为 5 吨。无动力,靠人力推动、马匹牵引或者动车牵引。进一步改进的话,15 吨载荷也不难达到。”

“动车牵引,什么动力的?”马千瞩来了兴趣,他记得这种车内使用的轨道平车一般都是电动的。这里当然不可能了。

“嗯,动车我们开发了好几种型号,具体选用那几种,要请工能委进行评估。”李赤骑说,“这种基本型号上我们设计了多种可拆卸的改装套件,包括槽车运输型、散货运输型、超长件运输型等等,安装上不同的套件,就能实现不同的功能。”

“这种设计思路不错。”文德嗣赞同道。

马千瞩不大放心:“车辆转向架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这个难关在我们开发红旗马车的时候就克服了。”李赤骑胸有成竹,“现在局限车辆载荷的一个主要问题是轨道载荷的实际情况吃不准。”

文德嗣一挥手:“没问题的,当年英国人用木轨道,马牵引都能一车运好几吨煤,何况我们的轨道交通还是用混凝土和钢铁材料构建的呢。”

“这是第二种车型:自行式平板车。”李赤骑介绍的第二种型号和基本货运型完全一样,不同之处是平板车的四个角还有四个座位,座位下方还有一些链条轮子之类的东西,每个座位下面设有脚踏——显然它是靠人力骑车来行进的。

“这倒是不错,不过四个人骑车的驱动力够吗?”

“够倒是够了,在空车时速度很快,我们还给它装了刹车装置。就是满载的时候启动很难。”李赤骑已经做过试验了,装货一多,如果没有外力帮助启动,车上的四个人是无论如何也没法踩动踏板的,“大概要十来个人一起推才能启动,启动之后就可以靠踏板的踩蹬了行进了。”

难道还要专门准备十个人当启动工?显然这种车辆只能作为交通车或者运送轻型的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