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来个李华梅

第二卷「新世界」 | 吹牛者 | 约 3153 字 | 编辑本页

在文德嗣和耶稣会长大人就传教问题讨价还价的时候,其他人分散各处企图寻找各自的艳遇。许多人都是从小就深受大航海时代的毒害,于是有人一上岸就吵闹着要去小酒馆会美丽的吧女。

大伙转了一圈之后大失所望,本地虽然是葡萄牙人的据点,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葡萄牙人,街道上行走的多数还是中国人。葡萄牙男人尚且没几个,更不用说葡萄牙大洋马了。时而也能见到个别雍容华贵的贵妇人或者普通的葡萄牙妇女,就审美趣味来说却和想象中的大洋马一点都不象——个子矮小,头发和眼睛都是黑黑的。也没有标志性的丰乳肥臀的体型。

有人提议去码头区转转,想干脆就直接上妓院解决了,不搞小酒馆吧女的小资调调了。码头区附近倒是妓院林立,各种肤色的水手进进出出,煞是热闹。负责拉客的貌似是本地的国人,倒也油盐不忌,看到几个奇装异服的穿越众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立马就用夹七杂八不知道什么语言的热情招呼他们进去。

几个人半推半就的走进昏黑的中庭,周围一排简陋的小房间门口都挂着帘子,男人粗壮的喘息声汇合成一首人类性欲的大合唱。几位久旷之夫也不免生理反应。这时几个女人从小房间里钻了出来,摆出她们自认为最迷人的笑容,把身上的衣服拉开露出胸部——其实照这群看 A 片看到麻木的现代人看看起来简直和没有乳房一样。更不用个个身材瘦小的和孩子,小而尖瘦的面孔在昏暗的光线下却显得有些浮肿,眼睛细得犹如一条缝。身上还散发着一股不知道什么味道的气味。刚才还欲火高涨的这群人一见如此模样,又不是传说中的大洋马,一丈水顿时退了七尺半,推说钱不凑手,一个一个都溜了出来。

女人没得泡,自然情绪差劲了许多,这澳门也没什么可玩得,后世的著名景点现在要么还没造,要么是军事禁区不许去。葡萄牙人住宅区虽然颇有特点,到底也只是个小地方,转了几圈就腻味了。无聊中,居然在码头区附近发现了一个真正的小酒馆!一个杯子样的招牌正挂在门外。

众色狼眼睛一亮,忙推门而入。刚一进门,喧闹的声音和浓烈的酒气、烟气就扑面而来,大家被里面的烟雾熏得睁不开眼睛,只见里面一众肤色各异的水手都在其中吞云吐雾,对这群新人毫不在意。

“靠,不是说水手都嚼烟的么?”蒙德说。

“那是因为船上不能用明火所以才代用。下了船还不抽个痛快?”叶雨茗不以为然。他是作为农业部的代表来的。刚才在市场上兜了一个圈子,没发现什么他们不拥有的品种——实际上澳门的一切补给都是来自广东当地的,自然没特殊的东西。叶雨茗得到过指示,要他设法找找看当地有无土豆供应。但是市场上显然没有这个东西。红薯倒是有一些。

“说到烟,你们种的烟什么时候才能成熟?”说话的是马甲,此人本来一直默默无闻的混迹在人群中,他是法学本科毕业,国际经济法向,在目前的穿越集团里属于技能废物类型——穿越者显然还不急于搞什么国际经济法。这次能来澳门纯属此人在写申请的时候大谈海商法的重要性,硬是把自己给塞进访问团里了——目的是“考察国际海事法律”。在他平淡无奇的小职员的面目后面是他野心勃勃的计划出任未来的海事法院院长,并且亲自制订一部全新的海事法典和海商法。

“烟草要春天下种,又不是马上种马上有的东西。”叶雨茗不以为然,“再说怎么烤烟都是个技术难点,想抽烟等年底是最快的了。”

“干脆收购一些烟草不就好了。”说着话,几个人坐下来,当下就有人要了一瓶朗姆酒——喝这个才有海上男儿的气概!

朗姆酒是装在一个粗糙的陶瓶里的,外面包着藤套子,封盖上的蜡戳还完整无缺。蒙德故作老练地看了看戳子,打开了酒瓶。

叶雨茗不解:“你看得懂这个戳子?”

“当然!”蒙德豪迈地说道,“这个戳子么,一看就知道是波多黎各朗姆了!”

他这话刚说出口,就听到烟雾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嗤”的笑声,似有若无,诸人四面查看,只见屋子里烟雾腾腾,看不清何许人也。

“见鬼!”叶雨茗有些不安。

“管他呢,大家喝酒。”说着,蒙德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算我请客好了。”

众人喝了一口,朗姆酒在欧美属于烈性酒,不过平均 40%的酒精度对这些人来说只能算是低度白酒。酒有一股奇特的香气,入口辛辣。很对几个爱喝酒的人的胃口。

众人一边喝酒,一边支起耳朵关注起周围众人们的话题来。不过很可惜,穿越众们大部分都只会半吊子的英文,葡萄牙语无人懂,连西班牙都得求教委内瑞拉外宾,听了半天除了听到几个中国水手在用闽南话说些闲事之外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推门进来,站在那里大喊大叫,接着又换了好几种语言,最后一种他们听明白了:

“谁愿意上阿拉贡内斯.西多尼亚大人的斯卡伯罗伯爵夫人号?”

“嘿,还真有点象大航海时代。”马甲悄悄的推了下蒙德。

“没错,要来个吧女就更来劲了。”蒙德兴致勃勃,拨弄着他来带得旅游纪念品的手机刺绣小挂件——本来打算用这个来勾引吧女的。可惜这酒馆里只有一个面色阴沉,不知道啥国家的奇怪胖子在当垆卖酒。

“嘘!”叶雨茗忽然警觉起来,“低头!”

“怎么了?”马甲感到奇怪。

“敌情通报没看?”叶雨茗小声说。

“谁看哪玩意——”

“年前来攻击我们的那艘西班牙帆船!就叫斯卡伯罗伯爵夫人号!”

“啊?!”几个人都愣了。作为机械部门来考察的萧白朗猛得想从腰带上拽出德林杰手枪。边上的人马上把他按住。

“你疯了!这里是澳门,一打起来我们亏吃定了!”马甲小声的斥责他。

“怕他个鸟——”

周围几个人把他结结实实的按在桌子上,几个人手里都攥紧了手枪,蒙德把手榴弹的盖子也打开了,万一冲突起来就先给你们个竹壳西瓜吃吃。

“谁愿意上阿拉贡内斯.西多尼亚的斯卡伯罗伯爵夫人号?上船先给一个银比索!以后每星期一个!”看到无人应征,招募的人又喊出了待遇。

又喊了几分钟,招募人见还是无人应征,只得走了。众人这才放开萧白朗。

“斯卡伯罗伯爵夫人号在澳门,这事情要马上告诉文总!”

“好,”众人正要起身离开。

“老板,杜松子酒。”一个清脆的女声传入了大家的耳朵里,居然有人说官话,还是个女孩子。蒙德的眼光一下就转了过去,一个穿着长裤和宽松的西班牙式衬衫,扎着马尾的年轻女子出现在我的视野里。“My GOD!”这是几个月来他们见到的第一个比较符合现代眼光的汉人女子。几个色狼对望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熊熊燃烧的火焰。连要报告斯卡伯罗伯爵夫人号的事情都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姐,能给我这个荣幸请你喝杯酒吗?”蒙德作出一幅绅士的模样第一个冲了上去。女孩子还没回答,她周围几个身材虽然不高但明显比众人要彪悍的多的汉子脸色就已经开始不对了。马甲赶紧过去打圆场,“呵呵,不好意思打搅了,难得能在这里听到说官话的人,我这个兄弟太激动了。”

“那就照你们的朗姆给我来一杯吧。”女孩子落落大方。几个人仔细看来,这个姑娘大约在二十出头的年龄,虽然整体轮廓很好,但是皮肤略显粗糙,肤色发黯,应该是长期在海上漂泊的女性。从她腰里的马来小弯刀和身边几个凶神恶煞的男子汉看来,搞不好是个海盗哩。

中国女海盗!这个词让几个人又是一阵的兴奋,自然又想起了李华梅这个人物。这种莫名其妙的联想加上女孩子的容貌的魅力,使得穿越者们好感大增,攀谈的更加起劲了。

“请问小姐芳名?”蒙德把他从电影里看来的绅士派头都用了出来。

“我叫李华梅。”

众人顿时目瞪口呆!这才叫见鬼了呢!难道他们不是穿越了时空,而是到了某个电子游戏里来了?不由得又是拧自己,又是瞪着对方看来看去的。

这李华梅见他们模样古怪,有些奇怪:“这名字很奇怪么?”

“不,不,一点都不奇怪。”还比较正常的马甲赶紧来打圆场,“请原谅,您的名字和他们熟悉的一个人是完全一样的。”

“这个名字很普通,同名同姓在所难免。”李华梅笑颜如花,几个色狼心头乱跳。

“不知道你们认得的这位李小姐,是怎么样一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