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亚娜·门多萨

第二卷「新世界」 | 吹牛者 | 约 3764 字 | 编辑本页

审讯开始了。

被提上来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壮汉,面目黝黑,手脚粗糙,一看就是多年海上讨生活的老海狗。根据从他的衣着和随身的物件银钱,应该是个头目级别的人物。

刚问这壮汉何地出身,他就开始大叫:“狂徒!狂徒!诸老大迟早要收拾你们!”

看到在一边磨刀霍霍的独孤求婚,此人冷笑一声。

“拿刀作甚?皮鞭烙铁都来招呼,爷若是皱下眉头,就不是诸老大手下的好汉!”

独孤大怒,抄起了电警棍。

“不忙。”冉耀制止了独孤,慢条斯理的打开本子:

“姓名?”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韩一平是也!”

“性别?”

“老家哪里?”

“亲族几人?”

“第一次当海盗的时间?”

“当了几年了?”

“你家的帮主叫什么?”

……

“你老大叫什么?”

“老家在哪里??”

“性别?”

“第一次当海盗的时间?”

……

“第一次当海盗的时间?”

“你家帮主的名字?”

“性别?”

“第一次当海盗的时间?”

“老家在哪里??”

……

“你说你是福建南安人?”

“前七遍你明明说你是福建闽侯的!”

“到底是哪里的?!”

“你家帮主叫什么?!”

“说!”

“开灯!”

“说你的名字!”

……

经过 4 小时不间断的车轮大战,韩一平的嘴被撬开了,在第 25 次回答“你家帮主是谁”的时候,他终于说出了“刘香”的名字。

在被抓住这个问题之后,他依然试图抵赖,但是在连续的轮番轰炸之下,最终彻底精神崩溃了。

一个人一旦屈服招供,就会把所有的事实都说出来。韩一平很快就把知道的全部交代出来了。

他在级别上不过是刘香大帮里的一“股”,是个“掌柜”,不算刘香的嫡系,但是因为手下人特别能打,每次和官军和其他海盗团伙交锋总是出很大力,所以得他的另眼相看。这次的行动,刘香这边的总指挥是个女人。

“女人?”

“一个鬼妹。”韩一平比划着,说这个女人在各路海上集团中很有名,自己有条西洋式的快船,一贯独来独往,行事心狠手辣,又诡计多端,和澳门的佛朗机人关系密切。她过去是在郑芝龙手下,一度还很受器重,后来忽然洗手不干了大半年。

刘香集团早在十月就得到穿越者占据临高的消息,但是临高这地方没什么油水,传统上又是诸彩老的地盘,刘香对他们并没有产生什么兴趣。

提议夺取快船的,的确是诸彩老集团里的人——他们在投奔新首领的时候,把这一切都说了出来,包括施十四带回来的消息见闻。

诸彩老的确有和穿越者合作的意图,刘香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搞了这么一出戏,企图一箭双雕,即夺取到“铁快船”,又能使得诸彩老无法和穿越集团进行合作。为此他不仅用诸彩老的名义招募了一大批不知底细的零星散匪,还派出了一些原来曾经在诸彩老手下的海盗参加行动。

“刘香就不怕你们这些人被俘之后招供么?”

“只说万一被俘,一口咬定是诸彩老的人就是。诸彩老和你们有梁子,你们肯定信。”韩一平无精打采的回答,“而且这里面真正知道刘帮主的人不多。”

“那艘西洋人的大船是怎么回事?”

“这我也不知道了。我们和西洋大船的联系都是通过那个鬼妹进行的。”

“她叫什么?”

“叫李什么亚?”

冉耀眉头一皱,想起了什么,他的记忆力非常好,马上想到这个人应该就是当年绑架过文总的女人。

“是黑色的鬈发,略带棕色的眼睛?”

“对对,没错,这鬼妹还挺漂亮的——”韩海盗吞了一口口水。

没错,肯定是她了,冉耀想,这世界可真小啊。不过在尸体和俘虏里都没看到有女性。

“她人呢?”

“在西洋大船上,大概是逃走了吧。这鬼妹机灵的很。”

冉耀又问了许多关于刘香集团的实力、根据地、主要首领的名字之类的消息,韩一平都一五一十的答了,有些他不知道的,也说不出来,冉耀并不强逼,根据他的经验,这韩一平可榨的油水也就这么多了。

又审问了一些人,都没什么油水。又开始审问几个阿三,叽里呱啦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后来想到既然是给西班牙人干活的,应该会说西班牙语,赶紧把找来懂西班牙语的人当翻译。

“没懂西班牙语的。”萧子山在查询了人事档案之后,给了一个回答。

“不会吧?!我们今后可是要和西班牙人打交道的。”

“这里有懂英语、法语、日语、德语、意大利语、俄语和朝鲜语的,对了,连拉丁语都有懂,但是没人懂西班牙语。”

“这不扯淡吗?连懂朝鲜语的都有,西班牙语没人懂?第二外语也行啊。”

“真得没有,我这里连西班牙语这个词都搜不到。”

“这叫我怎么办?”冉耀放下电话,无奈的说。独孤求婚忽然两眼一亮,想起了在今天白天,北美游艇上的那个拉丁辣妹。听钱家兄弟说过,貌似是什么委内瑞拉裔的。独孤求婚对委内瑞拉的印象只有二个:一个是选美的小姐,二是经常上新闻的查韦斯。

“拉美国家都说西班牙语吧?”

“对,也有说葡萄牙语的——”冉耀这时候也想了起来:不还有个临时身份证 008 号的美籍委内瑞拉女人么?

他拿起电话,打给萧子山:“我要求调动一个人到这里,你尽快把手续把一下。”

“是谁,懂西班牙语?”

“迪亚娜.门多萨。”

迪亚娜.门多萨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倒霉的人,周韦森一直吹嘘她是被自己的魅力勾引来得,其实迪亚娜在夏威夷的那间酒吧里只是喝醉了,希望能搭个免费游艇在海上吹吹风而已。没想到竟然被这几个中国人绑架了,绑架了还不算,在折腾了半个多月之后,她居然来到了一个荒蛮的地方,还被告知到了 17 世纪!

迪亚娜.门多萨当然不相信他的鬼话,在狠狠的赏了胡说八道的生物学博士几耳光之后,她冲进了驾驶室。原本绝对禁止她触摸的 GPS、雷达和海事卫星电话任由她摆弄,显而易见的是她不可能得到任何期望的结果。

在经过长时间的折腾、哭闹之后终于筋疲力尽,再加上钱家兄弟的老婆循循善诱一番,逐渐让她清楚地认识到了自身的处境——没有周韦森的话,她连饭都吃不上了。迪亚娜.门多萨和所有处于类似环境中的女人一样,彻底的认命了。周韦森自然也毫不客气,利用美女到了陌生环境之后无依无靠的害怕心理,很容易的就把迪亚娜.门多萨变成了自己的女人。

对于执委会来说,周韦森的感情和肉体问题能够得到解决自然是可喜可贺,但是萧子山实在想不出这学英语语言文学的拉丁妞到底有什么用——还根本不会说中文,萧子山只好把她列入“受赡养人员”名单,享受这一待遇的只有几个穿越者带来的子女。这次做西班牙语翻译倒也是人尽其用,英语和西班牙语她都说得很好。

看到这个高挑漂亮,印欧混血种的美女出现在办公室,几个男人不由得都两眼放光——难怪人说委内瑞拉是美女之国,简直就是混合了黄白黑三种不同人种的优点所生成的尤物——周韦森,你太禽兽了!

问题是她的中文虽然在最近几个月大有长进,能够进行简单的生活对话,但是要做复杂的阐述还是做不到,所以得为她配备一个英文翻译。

事实证明阿三的西班牙语就是一个悲剧,他们说的西班牙语连迪亚娜.门多萨都不知所以然,折腾许久之后终于闹清楚了他们是水手,在马尼拉被一个叫西多尼亚的西班牙爵爷招募上船的,其他他们一概不知,连现在在哪里也闹不清。

“阿三对我们有什么用?”独孤求婚问,照他看来得砍几个海盗的脑袋威压一下。

“做咖喱吧。我其实挺喜欢吃的。”冉耀说,“他们是水手的话,总归有用的。”

最后过堂的是西班牙人。二个西班牙俘虏看到房间里除了几个东方人之外居然出现了一个会说西班牙语的美女同胞,差点连嘴巴都合不拢了。

两个西班牙人是在马尼拉被招募上船的,一个是水手,一个是普通士兵,他们来自西班牙美洲的巴拿马总督辖区,来菲律宾总督辖区来碰碰运气。

从他们口中,冉耀终于了解到了西班牙大帆船是如何加入到这场战斗中来得。也知道了指挥官的名字:阿拉贡内斯.西多尼亚,是个西班牙“绅士”,受命招募指挥一艘西班牙大帆船去中国沿海进行贸易或者掳掠,如果有可能的话,设法在当地中国海盗的帮助下获得一个贸易立足点。

阿拉贡内斯自己是装备不起这么一个远征队,所以这次远征行动类似发起一次股份公司,马尼拉的西班牙总督和一部分官吏、庄园主是出资人,大帆船的装备、人员招募和购买物资武器由他们按股份分摊。阿拉贡内斯.西多尼亚作为指挥官,享有全部总收益的五分之一。如果他能获得一个沿海据点,那么他还能额外获得一笔奖金。

至于参加远征的全体士兵和水手,是没有军饷或者工资的,但是他们集体享有总收益的五分之一——按等级分配。

“这他妈的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抢劫团伙嘛。”独孤求婚听了,愤怒的说,“问他们到底抢了多少中国船只了!杀了几个中国人!”

冉耀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他更关心这艘船的实力。

据其供认,斯卡伯罗伯爵夫人号连士兵、水手、医生、炮手、工匠、仆役在内,一共有 400 人:有一部分是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意大利人、中国人、印度人、黑人和混血儿,其他则全部是当地招募的马来土人。

还真是够国际化的。难怪于鄂水说过,这个时代的水手就是各民族人渣大集合。斯卡伯罗伯爵夫人号上除了这光怪陆离的一群人,还带了许多物资,包括贸易用的商品,大量的火器和火药——这些东西已经卖给了刘香一部分,修筑城堡用的必要工具和材料。食品和水倒是带得不多,他们主要是沿海岸线行动,随时可以上岸补充。和当地的海盗首领刘香老结盟之后,补充这些东西就更容易了。据说下一步,他们将会去打一个叫“一官”的中国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