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联合海盗船队

第二卷「新世界」 | 吹牛者 | 约 3382 字 | 编辑本页

“有什么蹊跷的?”邬德不解。

“把人专程运来送死,的确蹊跷。”一个声音从前面传来。

邬德正啃着螃蟹,发现面前多了双脚,抬头一看,一个白白的胖子站在跟前,左手一个空饭盒,右手一个特大号不锈钢汤匙,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烤架上的螃蟹。

“好香啊!!!!!”见他抬头,胖子冒出一句话。

“怎么?来点吗?”虽然不知来者何人,但是同为穿越者,就是兄弟。

“好啊好啊!!!”胖子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把饭盒伸过来。

给胖子打上半个螃蟹,胖子接过饭盒,也不说话,埋头苦干起来。

“你也来凑热闹?”马千瞩似乎是认识来人,“诸彩老可是很不识抬举啊。”

胖子嘿嘿地笑了笑,舔了下嘴唇:“督公,你都说蹊跷了,还拿这个罩我,太见外了吧。”

“不过这次的确缴了不少诸彩老的东西,所以说有点蹊跷。”

“老一套。方怡和小郡主拿了吴三桂的刀剑去闯宫。”

“我也是这么想的。”马千瞩从包里抽出一份审讯记录,“这些俘虏,多数都是临时找来的,不是积年老匪。诸彩老吃过亏,多少知道我们的底细,他真要来打,绝不会搞这些菜鸟炮灰来。”

“海盗又不是官军,没习惯往刀枪上刻字号的。”胖子说。

“有人想挑拨离间。”邬德说。

“没错。”胖子继续啃着螃蟹,“谁想挑拨穿越集团和诸彩老的关系?刘香和郑一官都有可能,诸彩老和穿越集团大打出手,他们是受益者。”

“那会是谁?”马千瞩似乎很迷信这个胖子。

“这个我那知道?”胖子双手一摊,“要我说,是刘香。”

“为什么?”

“我猜得。”

马千瞩差点晕倒。胖子又嘿嘿了几声,吞下一只牡蛎,啧啧几口之后才继续说:

“其实哪家都不要紧。我猜嘛:真正的进攻很快就要来了。”

马千瞩一震,敌人不会这么简单的打发 400 人来送死,就为了送这样一个假讯息给他们,肯定还有后手。联想到刚才雷达上的船队,他马上就去摸手机。

还没摸到手机,夜空中就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枪响。

马千瞩和邬德忽地站了起来,紧张的注视观望着枪声的方向。

“哎,你叫什么名字啊?”邬德转头问,他对来人很是好奇。

“司娄……司娄莫宁拜耳。”胖子啃着小半只螃蟹,口齿不清的说。

“司娄.莫宁拜耳?好像没见过这号人啊?”他一下迷惑了。

再一想,恍然大吾,“哦,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久仰啊……”

“别久仰了,虚名所累啊。”胖子虚情假意地叹了口气,眼明手快的又抓到了一只牡蛎,巨舌一卷吞了下去,这才慢腾腾地站了起来,拍拍肚子,说声:“谢谢招待,你们忙,我不打扰了。”

“那……不送。”邬德眼下也的确没有客气的心情,赶紧去屋子里取他的 56 半。

胖子敲着饭盒,嘴里哼着:“老熊今天运气好,老狼请吃鸡……”的歪歌,一路远去了。

SHIT,薛子良不由得用英文骂了一句。红外望远镜中诡异的白夜里,六艘船清晰可辨。其中一艘显然不是中国船型。

几小时前,他接到北炜的电话,要他带侦察分队在博铺港沿海滩的确进行一次徒步巡逻,据情报说可能会有敌人进行夜间海上渗透。

薛子良不敢怠慢,特别是北炜的直接命令——他很清楚要不是得到了北炜的好感,他现在还是个“没编制”的“黑人”。在这个团体中久了,他深刻的领会到了“正式工”和“临时工”的差别,既然现在成了正式工,就得好好的卖力,薛子良现在也懂得了什么叫“出身问题”。

远程侦察队司令部——现在每个部门都在努力抬高自己的级别,正如卫生组最近把自己的木牌子改成卫生部一样,侦察队也不能免俗——司令部设在百仞城,但是北炜在博铺、大美村和盐场村都各派驻了一支四人分队,一面进行日常巡逻一面训练,他和薛子良则轮番到各队进行指导。

这个四人小队里除了薛子良之外都没有军人经历——实际上北炜认为退伍军人年龄太大,如果不是干侦察专业的,可塑性就很差了,他宁可从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们中间挑选志愿者。这些年轻人在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之后,虽然还不够侦察兵的标准,但是比起另一个时空新兵连下来的菜鸟可就强太多了。

他们一共带了三支 SKS 步枪,薛子良带的是一支雷明顿 870 霰弹枪,他觉得 SKS 未免太长了点,给侦察兵用勉为其难,作为一个前美军,他现在最感到痛苦的就是武器装备的匮乏。数量不少,但是几乎全是他不熟悉的装备,除了 Glock 手枪、雷明顿霰弹枪之外,穿越者拥有的最多步兵武器 SKS 和 56 半都是他不熟悉的——哪怕有支 AK47 也好啊,这玩意他倒是经常用。

就说这夜视器材吧,他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武力侦搜队的时候,这是很小儿科的东西,哪怕他家里车库里的夜视器材也比这里好的多。现在倒好,整个小队只有一副微光夜视镜和一个俄罗斯产的红外望远镜——他很不习惯俄国货。但是这已经属于很好的配置了,夜视器材虽然带得不少,但是没办法补充,坏了也修不了,计委控制极严。

沿着海岸搜索虽然是个累人的办法,但是也最有效,天空乌云密布,没有一点月亮和星光,水天分际线几乎看不出来。虽然雷达给出了船只大致的座标,但是每走一公里,他都要停下来用望远镜搜索下海面。

在沿着海岸跋涉二小时之后,搜索队经走到了龙豪湾尽头,如果座标无误,船队应该就这附近,望远镜再次搜索的时候,果然在海峡的对面发现了船只的踪影。

真会躲,他下意识的嚼了下,才意识到没有口香糖。这 6 艘船躲在岸礁阴影下,又是这样无星无月的夜晚,要不是丰城轮上有雷达,仅仅凭肉眼的话观察哨根本就不可能看到,更不用说定位了。

船航行的速度极慢,薛子良看了下手表,开始测算移动速度——不到 2 节。那艘外国船帆明显没挂足,这就是可疑之处。

“薛哥,这里有鬼不?”一个队员悄声问。薛子良为人爽直,又有本事,很得队里的小年轻们的好感。虽然他屡次说叫他“维尼”就好,但是大家还是喜欢用中国式的“× 哥”称呼。

“没就怪了。”薛子良嘟哝了一句。他叫通了博铺的电台,开始汇报:

发现六艘不明身份船只,从船型上初步判断有五艘较小的是中国船,一艘为西洋战船,三桅,排水量 400 吨。中国战船无侧舷炮门,船首和甲板上安置有 4—6 门火炮。西洋战船露天甲板有 12—16 座炮位。

“有舢板!”薛子良的望远镜里发现了一条小船

小舢板里面有八个人,从望远镜里看得出他们带着刀剑和火绳枪。一个人掌舵,四个人操桨,二个人在船头架起了火绳枪的叉架——这还真够原始的,薛子良想。

最后的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卷东西。小划艇小心翼翼的前进着,每隔很长时间才划动一次桨,现在他可以清晰的看见,那个手里拿着一卷东西的水手实际上是带得一根铅垂线,他正在不断的测量近岸的水深情况。这说明敌人打算把船队靠得足够近,用炮火来支援登陆,如果只用舢板运送部队根本不需要测水深。

从小船行进的航迹看,海盗们显然打算从临高角这一侧实施登陆,这里不是博铺的航道入口,相对设防不会太严密。至于那个碍事的烽火台,显然海盗没把它放在眼里,更不知道上面有一门 12 磅大炮。

微风轻拂的夜晚,周围静极了。只有波涛拍打着海岸,发出哗哗的响声。

海面上缓缓驶近一艘幽灵般的帆船——这是艘名为斯卡伯罗伯爵夫人号的西班牙大帆船。在它后面,还跟随着五艘较小的中国硬帆船。

月亮从云层中显露出来,月色很淡。

“这个鬼月亮!”站立在尾楼上的西班牙船长阿拉贡内斯抱怨着。他已经在对岸缓慢游弋了半夜,直到接近午夜时分才将船驶近海峡中线。月光会暴露出船影,根据传闻,那些奇怪的东方人有许多奇怪的火枪,能射得非常远,西多尼亚不想冒险。

“那些东方人难道都睡着了。”阿拉贡内斯喃喃自语,望远镜中的港口依旧十分平静,除了少量的灯火之外没有任何异常。

“船长。后方的刘船长向我船发信号询问是否开始进攻?”

“知道了。”阿拉贡内斯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微笑。这些愚蠢的东方人只会在陆地战斗,他们根本不配称为水手,在海上,他自信仅凭斯卡伯罗伯爵夫人号一条船就可以收拾掉刘香所有的战船。要不是因为荷兰人来了之后,西班牙在中国沿海的势力每况愈下,他又怎么会和这样的二流海盗刘香合作。

他用望远镜注视着小艇,到目前为之,它还没有发出任何表示水深不够的信号,过会他可以把船放心大胆的驶到离岸很近的地方,用密集的炮火来支援登陆的海盗。传说中的奇怪火枪再厉害,也不会是 16 门大炮齐射的对手。斯卡伯罗伯爵夫人号上一共有 32 门大炮,即使在欧洲海域,这个配备也相当可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