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与炮

第二卷「新世界」 | 吹牛者 | 约 3325 字 | 编辑本页

最后 1 公斤水银制造出来了大约 1.2 公斤的雷汞,这个成绩化工组已经非常满意了,毕竟每个火帽的雷汞的用量很小。

用在米尼枪上的火帽最好是铜制的,穿越者没有带铜,广州先遣站收购了大量日本红铜条。这种铜在市场上非常枪手,原因是里面含有有不少白银。把白银提炼出来就能抵偿买铜的成本了。

冶金小组从新提炼了铜条,得到了纯度很高的铜锭和少量的白银。原料解决之后,机械组自行设计制造了一台专门冲压火帽的机器,制造了模具,用电力驱动,一次可压制 10 个火帽。

确认火帽批量制造没有问题之后,火枪的组装工作就开始了。这些使用米尼弹药的前装线膛枪都是利用出发前买的高压锅炉用 14 毫米合金钢无缝管组装的。钢管买到以后,就在在展无涯开的机械加工厂里偷偷拉上缠踞 48 厘米的 5 条“内螺纹”。其它的击槌、扳机、簧片之类也是在他的厂里用 4—5 毫米厚的合金钢板冲压出来。假如当时没有这一手,要是他们自己加工膛线,恐怕到现在也没有几支线膛枪,新军估计就得用褐贝丝了——这种滑膛枪也获得了一批排队枪毙党人的狂人吹捧,王洛宾虽然也是排队枪毙党人,但是还不够原教旨。真正的排队枪毙党是绝对谢绝线膛步枪的。

线膛枪不算一种很新的武器,有燧发滑膛枪的时代就有了燧发的线膛枪,与滑膛枪相比,线膛枪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射程大、精度高,比起有效射程不到 50 米的燧发滑膛枪,前装线膛枪在射击精度和射程方面在当时完全可以充当狙击枪来是用。

它没能普及的最大问题,一是工艺复杂造价过大,二是装弹困难。膛线枪之所以能射得远,射得准,子弹在出膛前必须沿着膛线旋转,这就必须把子弹镶入膛线才行。在没有米尼弹之前,子弹必须比膛线直径略大,用蛮力打击子弹使其变形镶入膛线。夸张的说法要用锤子锤进去,虽然多数情况下不止于此,但是它比滑膛枪装弹慢却是个事实。因此虽然被许多国家小规模的装备过精锐步兵,但是使用不广泛。

米尼弹的出现才改变了前装线膛枪的命运。米尼弹,锥形弹头的直径略小于枪膛直径,这样装弹就很方便。弹头的底部有个圆锥形的空洞,一个木塞堵住洞底,发射时燃气压迫木塞挤进空洞,迫使弹底膨胀,紧贴膛线,封闭住弹头和枪膛之间的空隙,使燃气无法外泄,又可以使弹头在膛线压迫下高速旋转。米尼弹解决了前装线膛枪装弹困难,滑膛枪射程精度太低的问题,使得步枪超过火炮,成为当时战场上的决定性武器。

扣下扳机,“砰”的一声巨响,枪身猛的向后冲,王洛宾撞得肩膀发痛。一股淡淡的硝烟慢慢的从枪口散出。100 米外的城墙下,姜野从掩蔽部跑出来,看了下靶子,把刚打的洞用白纸贴上然后凑到竹筒制的土电话上大声叫喊,王洛宾拿下右耳的耳塞,凑近这急这一边的竹筒,听到他在说:“9 环,偏 7 点钟方向。”于是举手示意听到。

这个结果相当不错!第一枪就非常接近靶心,看来这支枪用不了两个小时就能校好了。拿起小锉刀,把黄铜缺口座的左边矬掉薄薄一层。然后松开固定枪身的虎钳,装上火药和弹头。重新开始慢慢瞄准 100 米外的半身靶靶心,再来一次 100 米的校准。运气实在是很好,一切正常得不能再正常。100 米的距离校完了以后,还要用不同高度的几块靶子来模拟测试 200 米和 300 米、400 米的远距离,更远的距离只好看士兵的 RP 了。

这支枪只用了 40 分钟就完成了,而且精度颇高,简直是完美的杰作,估计 300 米外能一枪放到单个骑兵。最后,王洛宾用烙铁把自己的名字缩写烫到枪托后缘的正上方,在下边加个“J +”表明这是一支可以当狙击枪用的好枪就算大功告成。毕竟就算是米尼式线膛步枪,也只要求对 400 码外的 20 英尺宽,8 英尺高的靶子达到 60%的命中率。

看看木板上用碳条写的 4 个正字,王洛宾在第 4 个正字的旁边重重的加上一横。旁边展无涯的小组也写完了第 4 个正字。看来今天这一班的 50 支枪生产计划没什么问题了,估计可以超额完成多几只。

3000 条钢管和配件可以造 3000 支步枪。另外还有大约 1000 份的备用配件。不过前两个星期,工业部决定把 20 条枪管截断成 2 寸左右的短管,供制造德林杰手枪使用。虽然少了 20 条步枪,但是却能给海军、情报局这样需要短家伙的部门配备自卫火器,GLOCK 手枪他们可没打算发给土著用。

枪支虽然组装得很快,每天能完成 80 多支,但是没有经过严格校准的步枪,交给没放过两枪实弹的菜鸟步兵,比滑膛烧火棍真的强不了多少。外强中干,这大概可以描述穿越者目前的窘态。

直到已经拥有 600 多支枪,工业组才有把每天的组枪定额减掉一点,然后花时间仔细校准并挑选精度枪。火帽被小心的储备起来,准备打仗用,这个与总参谋部的作战方针有关。鉴于未来敌人一旦到来人数会非常可观,无论明军还是海盗,出动上千人是毫无问题的。穿越者现在不比从前,摊子已经铺得很大,再搞设防营地的乌龟流就会造成处处设防处处被动的窘境。军方的方针是打出去,在外围派出渗透部队,打冷枪、埋地雷、骚扰敌人大队的行动和后勤输送。这样的战术需要给一线部队配备足够的精度枪,毕竟能从远一点的地方开枪对于渗透部队的生存很有利。能一枪撂倒个骑兵或者军官,显然对于减轻正面对阵时的压力也很有用。

前几天,总结会上情报部指出一个月内必有一场大战,不管来犯者是海盗还是明军,穿越者将面临多达二三千人的敌军前来围剿。如果是明军的话,在大陆方面还可能会持续增援。估计如果不能一仗对明军施以重大打击,围歼其一部分的话,围剿会持续一二个月之久。如此以来,工业部的负担一下加重了,不但要每天装 50 支枪,还需要为即将来临的恶战储备弹药。冶金部门不仅要炼钢、还要大规模的提炼铜和铅,已经在开始用铸模大规模的生产米尼弹和圆形铁炮弹。每天可以产 3000 多发米尼弹和 250 发圆弹。加上已经储备的弹药,应付一场持续数天,每天发射 30—40 发子弹的恶战不成问题。

火炮方面,铸造厂已经已经交付了 9 门 8 磅滑膛炮,在熟悉工艺之后铸造这样的滑膛炮已经不算什么。制造后膛炮则在刚开始的时候加工炮尾栓的时候不太熟练,一个合格的炮栓要花 3 天时间,最后 1 个星期只完成了 2 门炮。不过经过集体分析研究,机械组改进了工艺,钢板切割出来以后不急于马上焊接,要先放到脚踏砂轮机上面打磨端面和焊接梯口,然后用本地花岗岩石板做的型架支撑焊接。现在已经完成了 6 门 70mmArmstrong 炮,12 磅山地榴要简单的多,只有有足够的生铁可以以每天一门的速度出厂交付使用。现在已经交了 12 磅山地榴 14 门。

随着制造大炮的数量增多,机械组已经基本摸透了每种火炮的制造工艺、需要工时和各种零件的尺寸,为生产火炮设计制造了各种专用模具和工装,借助于带来的大量测量工具,机械部门很快就把公差减小到最低限度,制定了各种类型火炮的制造标准,开始了标准化制造,这样将使得每门炮的参数结构都和同类火炮完全一样。

有了标准化制造,也就意味着每一门同类火炮的性能都是接近的。穿越者制造的每一批次的火炮都由炮兵小组进行专门的试射,以获得其射击参数——根据使用弹种、目标距离,决定装药量以及炮口高度。必要的时候,炮兵小组还会尝试危险性很大的最大安全射速、身管寿命和最大装药的试验,以测定其火炮的潜在能力。

火炮测试和计算所得出的结果再制作成炮表。炮表上只要有上面那四个参数,制造成书本的方式,让炮兵可以迅速查阅。甚至可以不用文字。只需要图形(弹种)与数字。

这些内容如果完全由炮手去做,那么炮手不仅需要熟悉火炮本身,还得熟悉数学、几何甚至代数,所以早期的炮手除了是炮匠还得是半个数学家,这就是所谓“炮兵需要高科技人才”的由来。但这并非是必然的,不过是理念落后的结果。有了这样标准化制造的火炮和炮表,炮兵跟本不需要什么高素质,只要认得数字图形,顶多识几百字就可以了,大大的减少了炮兵的训练难度。理论上,文盲也可以——这对穿越者所面对的社会环境来说倒是十分合适。

身为穿越者,掌握的不仅是后世的现代科技,还拥有几百年来人类社会所凝聚起来的先进理念。有时候这样的理念比至于科技更能发挥出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