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男人

第二卷「新世界」 | 吹牛者 | 约 3854 字 | 编辑本页

深夜。

马千瞩在灯下起草着文件:

计划委员会 1628 第三十一号文件:关于组建军队需求、军工生产和物资调配。

秘级:机密

一、责成军工部门立刻对以下工程的物资、人力需求量进行估算:

1、一周内开始训练 500 名新军。其中 30 名穿越者。因此立刻将既有的米尼步枪的零件拼装成成品武器,预计第一批 350 支枪。另军工部门提供 6 磅滑膛炮 5 门,12 磅榴弹炮 4 门。

训练期间,每门炮每天开火 2 次,每支火枪射击 10 次.估算其弹药消耗,为 6 个月的训练生产弹药。

2、6 个月后扩军到 1000 人,训练强度不变,全部枪炮装备完毕并生产弹药。在役枪 1000 支炮 100 门(包括海军舰船和各海陆要塞火炮),另有 100%的后备量在仓库里替换。安排人手修理枪炮。

3、预计一次战斗消耗,每炮炮弹 60 发,每枪弹药 50 发。除训练外,至少存储 2 次战斗所需弹药,列入生产计划。

4、需要 1000 套军装(含内衣)和装具,布料、皮革动用库存,需在穿越者寻找有打版师或有服装制作经验者。批量加工可交于公社服装厂。

5、估算 1000 名新军作战所需粮食。

二、筹建军政干部学校

1、分甲乙两班,甲班为有一定文化基础的当地成年人,乙班则为少年班。人员为完成隔离检疫的少年儿童和成人。伙食按穿越者水平供给,后勤部门给出需要增加的粮食、肉类、食盐供给。

2、建筑部门考虑建校地址和工程物资、劳动力估算。

三、化工部门的进度

1、化工部门要提出三个主要化工厂:煤焦油厂、800 吨合成氨厂和食盐电解厂的完工进度。

2、在工厂化制造法不能使用的前提下,有无代用工艺可以制造酸碱,需要的原材料、设备和能源的清单。

3、提出可规模化制造哪些炸药和火工品的汇报。重点在黑火药、硝化棉、雷汞和雷管。

四、贸易

1、以玻璃器为主,工业委员会最好专设轻工业部门来负责此事。第一批产品以玻璃镜、酒瓶(广州订货)为主。

2、已经在广州购得转手烟草,可制烟,工业部门尽快开发烟纸。

3、广州先遣站多次提出运力不足,采购的各种物资大量积压。原计划在广州当地购买 2—3 艘船只用来运输,水手从当地雇用,但是最近官府不断钉封洋船,准备海战,所以各处船厂都不造新船。希望执委会能迅速购入船只 1—2 艘。

……

马千瞩的报告写到深夜才写完,各个部门千头万绪最后都汇总到了计委,最后由计委负责协调运转。随着摊子越来越大,各种设想、计划也愈来愈多,原本非常精简的机构现在看来必须做一些调整来适应这个局面了。

他想了又想,首先情报部门和治安部门要做一些整合,现在的情报部门基本上是翻故纸堆来查询资料,现实情报搜集不够。远程侦查队限于条件,至今也只将侦查范围扩展到临县,府城的情况还不清楚,而且远程侦查队更像是资源调查队,为了了解资源情况,往往得混编各种专业人员,限制了发挥,军政情况反而搜集不够。现在总参设立了军事情报部,算是一个好的开始,以后侦查队和勘测队要分开。随着广州的局面慢慢打开,雷州的情报商业系统也要逐渐建立,然后是渗透到琼州府城。其他各县马千瞩认为无关紧要,一旦和大明撕破了脸皮,直接拿下就是,不需要事先搞什么情报组渗透。

他给自己泡了杯茶,这茶是从苟家庄缴获的东西——临高可不产茶叶,在一个没有汽水的时空,大家对茶叶的需求大为增加。其实汽水也没什么难得,马千瞩的童年是一家大型国企的家属区度过的,那种国企基本就是从生到死,除了不包墓地之外什么都管的企业,就是汽水也是厂里自己造的,马千瞩小时候对那个神奇的机器极其崇拜,后来长大了自己一研究才发觉此物并无多少技术含量。

“我连可乐的都造得出来。”他想到了南海农庄里的几棵古柯树不由得喃喃自语。可乐这东西不就是焦糖、古柯提取液和汽水的混合物么。

“可乐?你没和人赌这个吧?”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有惨痛的教训在前,谁还敢赌可乐?坐坐,喝茶?”马千瞩起身给他去倒水——作为干部的一个好处就是办公室里能有个热水瓶,虽然那铝壳热水瓶的岁数大约和马千瞩差不多大,上面还用红油漆涂了丰城轮三个字。

来人三十出头,四十不到,身宽体胖,行动看起来迟缓,实则动作灵活,相貌毫不出奇,属于一面之交是绝不会记得的人物。

“你可是我这里的稀客,D 日之后就没见你来过。”

来人不动声色:“你是执委,我老来找你做什么,要避嫌。”

“拉倒吧,老实说:你这么避嫌有什么企图?”

“听说你们准备和诸彩老开战?”男人转了话题。

“不是开战,是备战。得防着他来打,现在摊子大了,没军队也不行。”

“诸彩老,不过是日暮西山的一股没落势力,穿越集团目前最大的威胁——”男人说,“一是大明,现在已经是立冬过后,秋粮征收完毕,广东的明军不说,天启年已经把藩库里的银子折腾光了,但是琼州的驻军守土有责,十有八九会来一次。二是郑芝龙,他现在已经受了招安,成了游击,正准备把他以前的伙伴都干掉,独霸东南海贸。”

“你的意思?”

“诸彩老是可以联合的力量。”

“联合海盗?”

“不错,”男人慢条斯理的说,“穿越集团的海上力量这么弱,渔轮再猛也只有四艘而已。在海上没一个当地势力作为盟友,没多久你们就要面临一个选择:要么乖乖得缴保护费,要么和各路海上的好汉大干一场。你不是一直想和刘老香联系上么,其实诸彩老的势力也不算差,他又比刘香弱,郑芝龙还想收拾他,此人四面楚歌,会比较容易合作。对了,在正史里,他在明年八月在闽安会给郑芝龙 KO。”

“执委会也想过,但是我们干掉了他的窝家,又夺走了他十多万两银子的货物,恐怕合作起来有难度。”

男人胸有成竹的一笑,“诸彩老现在的状况只怕开价高不到哪里去。你们不是有奇货么,给他个代销权,他自然就肯了。”

马千瞩沉吟着,这个提案他也想过,但是实在觉得有些没把握。抢了人的钱,杀了人的人,现在说联合就联合?诸彩老不会这么好说话吧?

“他再不好说话也得解燃眉之急。”

“好,我试试看吧,反正谈不下来也不损失什么。”

“有了波兰,斯大林和希特勒也能握手言欢。”说着,男人慢慢地站起身来,缓缓朝外面走去。

“你真得不愿意在执委会任职吗?”马千瞩觉得十分可惜,“情报部门很缺人手。”

“还没到时候。”男人出门的时候仰望了一下临高的星空。

马千瞩当夜无话,第二天将执委们召集起来,将这个设想说了一遍,执委会对此众说纷纭,多数人倒不反对和诸彩老和谈,毕竟刀兵见阵,谁挂了都不好——而是怀疑这样的和谈有没有可能性,也有人深怕和谈中做过多的让步,损害穿越集团的威信和利益。在经过反复磋商之后,最后决定试试看。不管能否和谈成功,建军备战要继续进行下去——“说话和气,手握大棒”。

马千瞩让独孤求婚去将目前在东门市铺路现场劳动改造的海盗头目带来。不多时,独孤求婚带了两名俘虏回来。这二人见到短毛头领十分惊慌,以为是要拿他们开刀,马千瞩让忙安抚一番。

内中一个头目名号是黑面蛟施十四,是其中一艘船的头目,相当于船长,他被俘之后倒也爽快,干净利落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得一干二净。马千瞩从审问记录里知道此人颇讲义气,在这股群盗中有些声望。

马千瞩道:“我等为大宋海外遗民,此次回归大明,在临高歇息休养。与贵部两不相犯,尔等为何袭我部属,杀我部众,是何道理?”

施十四听马千瞩话中似乎并不想取其性命,不由得暗喜,忙道:“原来是一场误会,我等素与苟家有些生意上的交情。前些日苟家的亲信来我处哭诉,说他家主人无端被你等杀害,又说你等奸淫掳掠无恶不做。我听得义愤,才强出的头,与我家大当家的无干,现在看来全是那无耻匪类造谣生事,待我回到营中将其千刀万剐,方能出得了胸中的恶气。”

这所谓苟家亲信来哭诉云云自然是胡说,不过此时黑面蛟只求顺着马千瞩的话,把自己的责任推个干净才好。

马千瞩听到“奸淫掳掠无恶不做”这八个字,不由得暗笑:就凭你也又资格说我们。口中却道:“原来是误会一场,待我略备薄礼以表歉意,然后送兄台回去。只是贵方三船全沉,不如等我们购艘小船相送?”

施十四听得可以回去,只觉得度日如年——符有地折磨起人来还真是不含糊,这几天他们就没吃饱过,藤条更是吃了无数。哪肯再耽误行程。连忙道:“即是误会,我也对贵部有亏,这赔礼还是大家都免了吧。我身强体壮,没有船,走路也使得,搭渔船也使得,家中又有急事,耽误不得。”

马千瞩微微一笑,道:“老兄不必着急,我等久闻诸大当家的为人豪爽,义薄云天,常常寻思得机便去拜会。待我为大当家的准备一份厚礼,请老兄为我引见,万万不可推辞。请稍坐片刻,我去去就来。”说罢,马千瞩示意独孤求婚看住此人,自己转到办公室去面向委员会汇报去了。

执委会准备送些礼给诸彩老以示善意,进而和谈获得海上贸易合作。一开始准备了些塑料花及玻璃工艺品,旁边站岗的胡候见了劝道:“有道财不露白,我等显骤富于盗匪,无疑于引狼入室,永不得安宁。”众人听得他说得有理,只准备了已属于常见物品的玻璃镜子二面、绸缎十匹,又送了十两银子给施十四压惊。

马千瞩又想起卖玻璃的事,忙叫工业部准备样品。展无涯双手一摊:“我报告打上去好几天了,熔炉到现在也没给我造,我到哪里去造样品。不如从圣船上随便拆一块给他算了。”

马千瞩不得已让人从圣船上捡了块大的碎玻璃,拿给施十四说:“我等善做此物,还请老兄转告诸大当家,看是否可以代我方外销,一切好说。”施十四此时但求早一刻上船,直接顾着连声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