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战

第二卷「新世界」 | 吹牛者 | 约 3215 字 | 编辑本页

郭逸一个虎扑趴倒满是乱石的地上,胸口被石头咯了一下,差点背过气去。人在危急关头爆发出来的潜力还是惊人的,连续几个翻身就爬到了块大石头旁,这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他已经瞥见萨琳娜似乎是中了箭,倒在地上不动了。

薛子良的反应比他还快,大约因为他人高马大,目标明显,多数箭都是朝他去的,瞬间就中了四五枝,郭逸只见他趴在地上如同鱼一般在满是卵石的地上快速游动,一手甩下背上的背包,一手已经拽住了萨琳娜的背包带,将她拖了过来。羽箭还是不住的朝这边招呼,准头却差了许多。

“郭,开枪!”薛子良一边拉人,一边回头嚎叫着。郭逸被他满脸扭曲的肌肉吓得一激凛,他到底是个常年坐办公室的人士,应变能力差点,这会刚刚回过神来,端起手枪朝着弓箭射来的方向连开了几枪,混乱之中也不知道打了几发,草丛里瞬间传来了痛苦的尖叫声。

趁着这个空挡,薛子良已经把萨琳娜拽到了自己的背上,猫着腰猛跑起来,郭逸赶紧跟了上来,仓皇中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大约是中箭了,可是他根本不敢去看。

从附近的树林和荒草中窜出十多个人,凶猛扑来,手执六七尺长的白木棍子,朝着他们乱打。郭逸猝不及防,身上挨了好多棍子,幸亏背包替他挡掉了不少力量。他连开了二枪击倒了一个才把其他人逼退了。

“往前冲!”薛子良吼着,顺手拣起掉在地上的一根白木棍子——棍子的主人衣着古怪,正痛苦在地上扭动呻吟。他虽背着一个人,但自恃力大被并不惊惶,刚才中的几箭不是被防弹衣挡掉了就是没中要害。此时他知道翻身回跑断然没有生路,唯有往前冲才有可能破围。

郭逸刚才脑袋上挨了一棍,此时头晕目眩,而且糟糕的是,混乱中打光了子弹的手枪也掉了。但是当他看见一个穿青衫的人,提着一柄长刀,在在前面指挥人群阻拦追杀,他的精神忽然振作,大吼一声,直向他奔去。那人看他过来,并不躲避,挥舞着刀迎了过来。这一瞬间郭逸的脑袋轰了一声——这是在演古装剧吗?!来人明明头挽发髻,身穿青衫长衫,犹豫间对方的刀已经劈砍过来,正中他的肩胛,剧痛让他几乎木棍脱手,周边的几个人也冲过来用白木棍子朝他乱打,郭逸倒在地上,一面拼死护住脑袋,一面挥舞着木棒抵抗,惊惶中心思却清明如镜——自己要被这些人活活打死了!正在绝望中,忽听霹雳一般的巨吼:

“son of bitch!”

小郭面前的一个家伙的脑袋忽然在他眼前开了瓢,脑浆、鲜血和碎骨片一起迸飞出去,直喷了他一身,那红白相间四散纷飞的景色让他几十年之后还记忆犹新。

已经跑出一段路的薛子良看到同伴被困,赶紧放下萨琳娜又重新赶回来,背后偷袭一棍子砸烂了一个人的脑袋,旁边的人看到来人如此凶悍,一时间都慌乱起来,乘着着这会,郭逸连滚带爬的冲了过去。

然而这起子人却并不逃散,听到有人用不知道什么话吼了几声,十几个人又聚拢着冲了过来,薛子良因为要把萨琳娜背上,缓了片刻,被人追了上来,连中了几棍子,却都砸在萨琳娜身上,女地叫了一声,嘴里喷出血来,流了薛子良一脸。

郭逸见薛子良背着人行动累赘,眼看就要被人击倒,顾不得身上痛楚,赶紧挥舞着棍子返回来拦阻,冲在前面几个人用白木棍子蒙头乱打,像落下的雨点一般,此时此刻面临生死存亡,郭逸发了狂一般的挥舞棍子,硬生生的把对方逼退了好几步。

此时心定了一些,见对方都是些形容枯槁之辈,身高体量都比他们小一号,胆气又上来了。见他们挥舞棍子毫无章法,大开大阖的乱砸而已,便站定脚步,使出当年军训时跟教官学得刺刀术,乘他们慌乱后推间向前猛进一大步,一个前进突刺,木棍虽然没有枪头,但这全力一击也生生的将对方的下巴、鼻梁撞得粉碎,那人惨叫一声,扑倒在地,捂着脸满地乱滚,哀号连连。

青衫人一面吼着什么,一面身先士卒的冲了过来,当面就是一刀。郭逸侧身一偏,一个“防左侧击”,棍子尾端狠命地砸在青衫人的脸上,电光火石的一瞬,随着一声惨叫一个黑白相间的眼珠飞了出来。

袭击他们的十几个人见他满身血污,面目狰狞。一棍就将头领打倒,心里顿时起了怯意,一声呼啸拖了青衫人落荒而走。许多年后,这一带的人们还活龙活现地传说着当时郭逸和薛子良以一当十,两杆哨棒打得对手落荒而逃的奋战情形。

“好样的!郭,你简直就是 Bruce Lee!”【注:李小龙的英文名】

郭逸无力的挥了下手,软瘫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他进安全部门多年,执行过的任务多了,从来没有这样胆战心惊的到奈何桥边走上一圈的感觉。此时精神一松懈,浑身疼,脸上湿乎乎的,一摸居然都是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那伙莫名其妙的家伙的。

“郭,我们快走吧,这伙人也许还会回来!”薛子良招呼着。

“我得看看情况!”郭逸说着,拿棍子当拐棍,一瘸一拐的走向倒下的几具尸体,他想搜查一下这伙奇怪的人物,顺便也看看能不能把手枪找回来。

重新上路又走了一公里,几个人实在都有些吃不住了,身上的伤痛愈来愈厉害,而且也未发觉有人追踪过来,决定先躲起来休息一下包扎伤口,再考虑何去何从。前面河流拐了一个大弯,形成一片乱石滩,河水在石头间倾泻奔腾,响声如雷。便在河畔寻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这里河岸边乱石堆的一个石窟,周边草高林密,旁人很难发现。

薛子良用橡皮水袋从河边打来清水,洗去血污检视伤口。他虽然中箭如刺猬,实际上并没有着肉的,箭大部分射到了背包上,其他也都给防弹背心拦住了。除了脸、手在地上翻滚的时候磨破了一些之外,没有伤口,身上挨的棍子也最少。

郭逸也中了好几处箭,幸好他一出发就把防刺背心穿上了,没有射破只有一箭射在他的胳膊上,但被厚实的作训服布料缓冲了下,入肉很浅,稍微一拔就出来了。薛子良看着锈迹斑斑的箭头,连连摇头,用急救包里的消毒水给他消毒。

“郭,你得注射破伤风。”他说着,“虽然伤口不深,但这箭头……”

“知道,现在不没办法么……”郭逸此时累脱了形,浑身都疼。不光是破伤风,他脑袋上被砸破了一个口子,按理说是该缝合一下伤口,眼下也只好先清洗消毒包扎起来,肩膀上的一刀被防刺背心挡住了,但是这会疼得连胳膊都举不起来了,不知道是不是伤了筋骨。身上又挨了许多棍子,他深怕自己有骨头断了或者受了内伤,幸好一路走来,还没有异样。

相形之下,萨琳娜的状况却不大理想。她有一处中箭伤了腿,幸好有护膝的带子挡了一下,入肉不深。但是她在被薛子驮着跑的时候实际上当了肉盾,背上连挨了几棍子,看起来是受了点内伤,问题是她在发烧,大约是感冒引起的。急救包里有退烧药,薛子良用水化开,喂她吃了下去。

外面鲜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石窟很小,萨琳娜躺着,他们的腿就都在外面了,薛子良从背包里翻出防水布给每人盖了一块。

郭逸的脑袋疼,心里更是乱成一团。刚才的那一场苦斗,生死攸关之外又给他带来了其他烦恼。这些人无论从衣着还是模样,都是不折不扣的古代人形象,一开始他还抱着怀疑的心态,揪了下死人的发髻,发觉那是真得,并不是头套,再看他们粗劣的衣服、武器,不可能是拍电视的道具——那头领的刀子,就是一把真正的铁家伙,不是机制的钢片刀具。

几个死人身上没什么东西,除了一些铜钱和零碎。小郭掏出来端详了半天,大致看出是“天启通宝”,天启是哪年?他不记得了,就记得天启是崇祯的哥哥,大明的倒数第二代皇帝。几乎每个死人身上都有个小荷包,里面有个弯曲的铁皮,还有块石头和松散的棉絮状的草。郭逸颠来倒去的研究了半天,没看出这是这是啥玩意。

“这是火镰。”薛子良凑了过来。

“什么?”

“火镰。”他把防水布拉了一拉,“你还是中国人,这是你们祖宗取火的工具。”

“靠,你祖宗不也是中国人……”郭逸骂了一句,问,“你怎么知道的?”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里有陈列品的,我看过。你看——”薛子良拿过火镰和小石头,左手拿住火石并将火绒压在火石与手指间,右手握紧火镰,将刃部对准火石猛击,碰撞迸发出来许多火星,“我是没练习过,博物馆演示的人打几次就能把把火星引着火绒,很奇妙。”

郭逸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背脊上冒了起来。